[ノクプロ]心霊写真(148)

BGM:    Sorrow Without Solace


 - - - - -


「為了露娜……」


他曾經要求露娜放棄神巫的職責,因為他不忍心看到最心愛的妹妹受到星之疾病的侵蝕,加上與六神執行誓約讓身體無法負荷。露娜的身體一天比一天更加脆弱,而身為兄長的他只能替她看著諾克提斯成長、承接使命,除此之外什麼都辦不到。


從露娜成為神巫的那一日開始,瑞布斯就發誓無論如何都必須保護好她。如果那個遴選之王沒辦法強大到為這世界帶來平和,那也別妄想瑞布斯會捨得讓露娜為他犧牲。他那隻不屬於自己的左手也總是在提醒著自己,為了露娜,他願意堅忍所有痛苦。


他的妹妹就是他生命的燈芯,不管瑞布斯遭受到多少傷害與脅迫,只要露娜還在,他都要撐下去。瑞布斯看著普羅普特一邊小聲地嘲笑著邊講出他自己的秘密,似乎找到了一點活著的意義,儘管他已經成為活死人,但想起他口中所說的,在亞柯爾德病倒的露娜,瑞布斯都必須勇敢的站起來,就算不是為了自己,也要為了妹妹,勇敢美麗的露娜弗雷雅。


瑞布斯那如死灰的眼底終於燃起了一點亮光,普羅普特向他勾了勾嘴角「把病毒給我吧。」


「不!」瑞布斯搖頭,他握緊注射器「你會變成跟我一樣的……」變成使骸的模樣,不只會失去生命與殘存的理智,更不可能迎來晨光。


「瑞布斯,請您將病毒給我。」普羅普特的聲音充滿堅定,即使他被瑞布斯使骸化的模樣嚇著了,他可沒忘記艾汀說過的話。「如果您不將病毒打進我體內,艾汀也會想辦法讓我的夥伴們受到傷害。」當然其中也包括艾汀出爾反爾,但普羅普特已經無暇理會,因為他深信如果瑞布斯不照他的意思去做,除了伊格尼斯與格拉迪歐,瑞布斯也一定會再被蹂躪糟蹋。從來沒有人質疑艾汀的殘暴。「我現在只能用這種方式保護我的夥伴……」


他沒有看漏瑞布斯腰背上的鞭痕,每一條都是疤痕上再翻裂出混著乾枯血漬的粉色。


「就當是為了我好,也是為了我的夥伴……拜託您了,瑞布斯。」普羅普特將頭偏過,露出纖細的脖頸「成全我……我不會後悔……」




--放棄吧!諾克提斯沒辦法成為王的。

--你為什麼要說這種話?已經沒有其他辦法了。

--再這樣下去妳會賠上性命的!

--我知道!但我並不後悔……




他仰望著處刑架的普羅普特,他那雙璀璨的眼眸裡毫無猶豫,堅決的神情與回憶裡的露娜重疊,讓瑞布斯失神了一瞬。

 

「不會後悔嗎……」他重新看著握住注射器的自己的機械手臂,不被路希斯舊王所認可而燒毀的手,當初也只是一心想要守護他的露娜,奮不顧身將戒指戴上。但瑞布斯不曾後悔過,如果將他整個人燃燒殆盡能夠換來露娜的平安,他也不會後悔。


瑞布斯咬緊沒有血色的嘴唇,撐著膝蓋緩緩起身,體內的騷動仍沒有結束,他打顫著雙腿慢慢走到處刑架前,抬起手。


當冰冷的針戳破白皙薄弱的皮膚刺進了血管內,注射器裡的液體漸漸被擠壓消匿,被強制擠入血管內液體像染上的溫度的毒癮,瘋狂地躁動著,向著所有存有溫熱血液的通道侵蝕同化。


已經空蕩的注射器被丟在一旁,他忍住血管裡炙熱翻騰的疼痛,自己的眼淚被強制殘留在眼眶裡。然而胸前的衣襟卻濕了一片,再怎麼高的體溫也溫暖不了冰冷的鐐銬。





注視著這一切的男人扣緊帽子莫不吭聲地悄然離開,早已經沒有心的他也雀躍不起來。




→(149)

- - - - -

瑞布斯你這究極妹控。今天三更就當是給普醬的生日禮物。

我現在超想改掉我的頭貼跟名字但樂乎不讓。

既然三更了那就三天後再見。

评论(7)
热度(4)
© 退關注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