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諾普諾無差別 ] 香水之下的極短篇

這些槍械管制及借用的文件申請都必須給上級主管簽名,還有一堆來自各個單位的信件與數據(參雜幾張哪位同事的女兒五歲生日派對邀請函)。這些本來應該由助理莉莎姊去交辦,但是她剛好要去接待外賓,便丟給羅肯去幫她跑腿。
「男孩子別弱不禁風的啊!身為槍隊的頭頭這麼瘦弱,要是被敵人追上都跑不了。哪!這些麻煩你幫我送去給長官簽名。」莉莎姊就是這麼交辦的。

羅肯抱著那堆文件,將派對邀請函放到最上層,憑著莉莎姊的口信在有極高守衛戒備的王城內暢行無阻。雖然槍隊的受訓場地、教室或宿舍都非常高級,但跟王城雍容華貴的造景建築比起來天差地遠。真懷疑連花園水池裡的水都是甘甜美酒。

「辛苦了。」突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從旁邊竄了出來,嚇得羅肯差點滑倒。來人便是他們槍隊曾經的大隊長,現任高階長官的普羅普特。雖然是長官,但總是會下隊伍跟大夥一起出任務。不過羅肯有些難過,因為普羅普特長官從來沒跟他們這隊一起出任務過。
普羅普特貼心地打開他辦公室的門,讓羅肯可以順利捧著一疊文件走進去。
「這麼多文件要簽啊?哎……」他最討厭做這些文書事務了。
羅肯也看得出來普羅普特不喜歡坐在辦公桌前,他出任務的頻率實在太高了,彷彿不要命一樣,總是任務一個接一個。要說全王城最有工作效率的人,應該就是非普羅普特長官莫屬了。
羅肯小心翼翼地將文件放在辦公桌上,但最上頭的派對邀請函輕飄飄地掉落在地面上。

「啊啊!抱歉--」
「我來撿就好--」

第一次跟長官靠這麼近,才知道長官身上噴了香水,但那充滿男性冷冽氣息的香水味卻掩蓋不了深入骨子裡的菸癮。
羅肯慢慢起身,憋緊了嘴試圖別讓自己看起來相當詫異,他看著長官摸著下巴上那一小搓鉑金色的鬍鬚,有著魚尾紋的雙眼瞇了起來,笑盈盈地看著手上那張派對邀請。

普羅普特發現羅肯一直看著自己,他揚了揚那張邀請函。
「呵呵,這是格拉迪歐他女兒五歲的生日派對。沒想到一眨眼,他女兒就這麼大了呢。」
羅肯以為普羅普特長官只是羨慕格拉迪歐將軍,畢竟他已經三十八歲,卻從未聽說過他跟哪位女性交往的事情。有人說他是清心寡慾、有人說他是同志……

普羅普特將邀請函放到桌上,從抽屜裡拿了包菸走到窗戶旁,「抱歉,我抽根菸。」
「您請……」

推開窗戶可以直接望向紀念中庭,那裡是王族每年祭祀的地方,矗立著一尊石灰色的人像。
普羅普特斜靠著窗台,兩指尖夾著菸抽了起來。
許久,許久。
直到羅肯退出辦公室為他掩上寂靜的門扉,普羅普特似乎一直沉浸在他自己的回憶裡。

评论(7)
热度(7)
© 退關注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