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ノクプロ]心霊写真(150)

BGM隨意:Sorrow Without Solace


- - - - -


艾汀他在看著自己,他在看著!諾克特想,咬緊了下唇絕不露出一絲能讓對方覺得得逞的表情。他燃燒的身軀在提醒著自己,是啊!就是那個人,他尋覓已久的人,那雙紅眼睛的男人,就在普羅普特身上。


接下來無論艾汀再說什麼話,諾克特都已經無法接收,他滿腦子裡盡是那個異端,甚至大膽認為,不只世界異變,就連普羅普特的死都跟異端有關。




諾克特走到中央會議廳,循著強化玻璃的外圍走了幾步,往裡頭望去只有一台等著被破壞的魔力制約器,與空蕩的王位。


一直以來都必須看著普羅普特假裝堅強地接受自己是克隆人的身份,手腕上的條碼像永遠抹不掉的罪孽深深烙印在他的靈魂裡,為他強加上不應該屬於他的自卑。


一拳砸在玻璃上,玻璃仍安然無事。


要說永遠都無法原諒的人,瓦薩戴爾本該是他應該恨的人,但他生理上是普羅普特的親生父親,若不是因為他以自己的基因研究出克隆人,普羅普特也不會誕生,他們不可能相遇。


「異端……」咬緊的牙關裡洩出了這兩字。


腦子裡已經亂成一團,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繼續走下去,救出普羅普特。




迅速解決周遭躍出諸多魔導兵與使骸,諾克特強壓著身上的不適感在他熟悉的電流陷阱裡重新與夥伴會合。他們分開的時間並不長,夥伴也依靠著簡單的武器勉強脫離沿途緊迫盯人的使骸。


「夥伴能在身邊真好。真希望你能盡快救出另一個人,否則他會變成什麼模樣我也不知道哦!」


解開了唯一的牢房鎖,諾克特衝過半開的門,只想快點確定普羅普特的安危。


走道內暗淡無光,連一盞閃爍的日光燈都沒有,明明百米不到的牢房卻在深不見底的黑暗裡,除了仨人的略帶匆忙又小心翼翼的步伐聲,諾克特聽見了自己瘋狂加速的心跳。普羅普特就在那裡等待著他,諾克特不能再遲疑、不能再放開他的手,無論普羅普特變得如何,他又會是誰。


走廊盡頭那道閃著綠色光芒的門在黑暗裡顯得格外嚇人,但諾克特早已無暇岔心,他連恐懼的時間都不夠,趕緊將門禁卡一刷,伴隨著嗶嗶聲與氣壓閥門洩氣的聲音,落入眼底的是昏暗的燈光映照著滿地零散的紙本資料、一把隨意插在石磚縫中的父王之劍,與被綁在處刑架上筋疲力竭的普羅普特。


普羅普特半瞇著眼,在諾克特將他從架上放下時,失去焦距的眼眸才重新亮了起來。


「普羅普特你沒事吧?」諾克特語氣急促了起來,將普羅普特翻來覆去地檢查。


「……沒事。」普羅普特無力地跪坐在地上,輕輕拉住折騰他的手,帶著一抹淺笑,他抬頭看看兩位夥伴,再看看焦急的諾克特,「諾克特……你……」


「我很擔心你!」諾克特皺起眉,回握住對方有點疲軟的手,「我很擔心你……」看著普羅普特那雙有些失去光芒的眼睛,滿滿的自責又四面八方的襲向了他,甚至在他面前低下了頭「都是我的錯……」不只是沒有辦法扭轉所有的局面,必須讓普羅普特獨自面對痛苦,更因為上一世普羅普特的死亡帶給他的打擊。他知道普羅普特很堅強,但這份堅強也很容易被摧毀,用身世、用眼光、用地位,用愛。




在諾克特還陷入對普羅普特滿滿之中時,伊格尼斯撿起了地上的文件,發現了關於普羅普特藏了二十年的秘密。


他讀完了一些資料,面色凝重地將文件遞給疑惑的格拉迪歐。他望著普羅普特,他以為會看到他滿懷哀傷的表情,卻只看見普羅普特嘴角邊坦然的微笑。


「是,我是克隆人,尼弗爾海姆帝國的克隆人。」


諾克特握緊了普羅普特異常冰冷的手,任由他再高的體溫也溫暖不了對方。


「諾克特……早就知道了,對吧?」克隆人的事情,普羅普特也是從諾克特那裡得知的,再加上納迦大蛇給予他那場真實般的夢境,從那時候開始,他便逐漸察覺到了關於自己的事情。


格拉迪歐不敢置信地將文件看過一遍才質問,「諾克特,你到底都知道些什麼?」


一切的一切到底從哪裡變得開始不對勁,他們回想起來才驚覺,諾克特的詭異之處早有機可循。突然對普羅普特熱烈愛戀、知悉帝國軍的動向、能力的異常、對這座要塞的熟識……


「諾克特!」格拉迪歐扳過諾克特的肩膀讓他看著自己,「諾克特!你該告訴我們了!」

 

他閉上染了血絲的黑色眼眸,輕輕嘆了口氣。




「我……已經死了……」


頓時誰也沒發出聲音,連呼吸都停止般,像隨時會損毀的白熾燈光打在諾克特的背上,沒有光線灑落的臉龐相當暗沉無力。


「並重新活了一遍又一遍……」


他娓娓地說上一些聽起來無比荒謬的事實,「我曾失去好多人來換回光芒,伊歐斯曾經和平美好,我與露娜曾有孩子,你們曾經讓我覺得陌生,路希斯曾經毫無希望……」


到底有多少個曾經,他這個老諾克特早已算不清,一世又一世的輪迴轉生他也放棄計算年歲。有時候他覺得他就是一縷飄忽不定的幽魂,任由眾神擺玩戲弄,任意地給他"永生不滅",給他個不清不楚的"使命",再告訴他"解決異端"。


他恥笑著自己,無論如何抱怨,他始終擺脫不了困境。再還沒遇到異端之前,他簡直快疲於為光芒而拼命,甚至有種任由黑暗吞噬伊歐斯的慾望。


然而眾神沒能放過他,所有的故事永遠都有固定的結局。


這讓諾克特不禁思考,這個世界又該變成什麼模樣,自己又會變成什麼模樣。眾神的磨練沒有讓他更加強大,卻是越來越薄弱。除了守護好他身邊的人們,已經沒有什麼能再支持著他走下去。





- - - - 

ˊ口ˋ)有生之年系列了這。

评论(8)
热度(5)
© 退關注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