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ノクプロ]心霊写真(155)

壓下帽沿,艾汀低下頭,沒讓諾克特看清他的表情。「請吧……」聲音低而沙啞乾澀,「我等著將你與水晶的力量一同摧毀……」


在水晶吸入之前,諾克特只撇見了艾汀沒被帽緣掩蓋住的嘴角,與以前不同的是,那抹總是帶著對所有事物嘲諷與的笑容已經消失了。






闔上雙眼隨著沉重的風被推入黑暗的深淵裡,諾克特曲起腿抱緊雙臂將自己縮成防衛姿態,心臟的跳動逐漸緩滿趨近停止,血管裡的血液不再快速流動,這讓體內無法抑制的灼熱感冷卻了下來。


--哈啊……


五感開始失去作用,連自己的嘆氣聲都聽不見。


水晶裡沒有神祇,只有虛空。強大的力量封印住諾克特體內魔力的暴動,讓他處於瀕死狀態,只剩下幾絲的精神力還能透出,是跟伊格尼斯、格拉迪歐與普羅普特連動的精神力,微弱而具有節奏地顫動著,代表著生命的存活。


--太好了……


連結著伊格尼斯的線有點緩慢,但還在跳動。格拉迪歐的線比起伊格尼斯的稍微清晰穩重。普羅普特的--


諾克特睜開了雙眼,但他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睜開了,他連自己的軀體也看不見。他只是太過詫異,不敢置信他所感覺到的事情。普羅普特的精神力是凌亂且微弱到難以察覺。


--普羅普特有危險!


諾克特下意識掙扎了起來,他試著划動雙手找到自我的感覺,但如今他就像是被水晶抽走了靈魂,與身體完全分離並被制約,無論如何都是徒勞無功。


他從未感到如此害怕。


當用盡全力想尋找肢體的存在,卻發現自己宛如失去四肢軀幹,無法觸摸也沒有冷熱感受,連自己的胸膛都看不見、連自己的聲音也聽不見,這時候只會懷疑自己,到底是活著還是死了。


--別開玩笑了……


已經沒有辦法了,當他踏進水晶的那一刻起,永夜便開始倒數,在他未能完全繼承力量與肉體蛻變前,已經沒辦法離開。


一陣猛烈的刺痛與暈眩襲擊腦內,就像有人拿著尖銳的鉤子扣入他的腦核中扭拉轉動,將他的意識攪得天翻地覆,隨之沉沒在闇黑之處。


--普羅普特……






當他們來到水晶前時,諾克特不在,艾汀也已消失。


「看來,他已經進入水晶裡了。」格拉迪歐收起扛在肩上武器,但那份沉重仍未消失。


伊格尼斯看著散發光芒的水晶,忍不住向前走了幾步,直到伸手可及那冰冷的晶體,他也抬起了手臂,膽怯地用指尖嘗試著撫摸不平整的水晶表面。


他們體內的魔力從來沒有消失過,也代表著諾克特在水晶裡是平安的。


看著光芒絢爛的晶體,沒有成功找回水晶的歡喜、沒有如諾克特所希望的可以準備迎接光芒的希冀,他所給予的承諾是十年,最多十年,他會盡他所能的為他們換回這個世界該有的未來。正如原世界的諾克提斯,就算沒有靈魂奪捨,此時此刻的諾克提斯也必然會這麼選擇。


就算難以接受,伊格尼斯還是相信著,無論是對諾克特,或是他的諾克提斯。




「太好了……」聽見身後普羅普特的聲音,格拉迪歐也附和道,「啊……他沒事就好……」接下來他們該做的就是聽從諾克特的指示在他進入水晶的幾年之間將路希斯大陸照料好,讓使骸不再猖獗。


「但是……對不起……」


普羅普特突然的道歉讓兩人好奇地回頭詢問,格拉迪歐卻在向他看去的下一瞬間抽出武器,格檔掉普羅普特突如其來的持刀攻擊。


格拉迪歐退後兩步與普羅普特拉開距離,伊格尼斯拿出雙劍進行防衛,因為眼前在水晶的光芒映照下的普羅普特右半邊的臉龐已經黑化崩毀,原本漂亮而充滿悲情色彩的藍色眼眸其一染上了深沉的黑,頭頂上生長出螺旋角體,右手也如壞死般紫黑而指甲尖長,握著的武器正是剛才好不容易才擊敗的瑞布斯所持有的黑刀。


如此非人的模形讓他們倆確定,普羅普特被使骸化了。








- - - - 

瑞布斯直接被我國防布

评论(8)
热度(8)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