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與騙子03

從車庫裡幹走一頂備用安全帽塞進車箱裡,轉動繫著小丑魚吊飾的鑰匙,發動他那台買來沒多久的超新電動摩托車(最高限速40),噗噗噗地迎著美好的早風與晨曦向醫院慢慢騎去。

到達急診間時,他殷殷期盼的那人已經醒來,正坐在病床上刷著手機。

諾克特在不遠處止步,偷偷看那人額頭前垂落的一根髮絲在搔他高挺的鼻尖,然後打了個大噴嚏。

哎,喜歡的人就算打噴嚏也覺得美。諾克特揪緊胸前的大衣,完全沒察覺到自己病入膏肓。

「咳。」他懷著不忍的心打斷了賞心悅目的畫面。

金髮男人從手機上抬起頭,看到諾克特朝他走來勾起了嘴角露出潔白的牙齒:「你好,是警察先生吧?」順手掐暗了手機屏幕。

諾克特被那抹甜美的笑容閃耀得差點撞到隔壁床的點滴架。

「……是,我是分局的諾克特員警。你已經沒事了吧?」扯開胸前大衣的釦子,將手探進去摸幾把才掏出警察證,出示給病床上的男人看。

男人搖搖頭,依然維持著笑容:「謝謝你警察先生,我沒事了!」

諾克特走到病床旁的椅子坐下,稍微扯開領子上的幾顆釦子喘口氣,「不過因為是由我們警方幫你叫救護車送來醫院,要麻煩你協助做個筆錄。」說完,諾克特才想起來,靠!他除了一支隨身攜帶的錄音筆,什麼東西都沒帶,筆錄也要回分局才能做。

「不過筆錄要等你有時間再到我們分局做,現在我必須對先生你做基本資料詢問。」他假裝鎮定地把夾在員警制服口袋上的錄音筆拿出來,「我會用錄音筆,沒關係嗎?」

「沒關係。」對方點頭回應。

於是諾克特按了錄音開關,問了男人一些問題。

那男人叫普羅恩普特‧阿欽塔姆,混血挪威與本地,母親漂亮的金髮碧眼白皮膚,還有他們引以為傲的雀斑全遺傳給他,所以他一點都不像父親。出生的日期意外跟諾克特很相近,只小諾克特幾個月。

所以當諾克特認識普羅恩普特的時候,他也一樣是個就學中的高中生,在大家都在拼命吃書本的時候,普羅恩普特就已經開始建立自己的電玩實況圈,一直到現在是全國數一數二的人氣實況主。真不愧是他喜歡的實況主!這麼一想諾克特就稍微激動了起來。

普羅恩普特所住的地方是他昏倒的街口再幾條馬路外,據說是一棟本來因為都更計畫而要拆除的老公寓,因為卡在政府的外包而中止了很久。他從出生就一直住在那裡,十年前父母離異,母親回挪威後沒多久,父親也搬離那棟公寓,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住在那裡。

至於職業……

普羅恩普特看著直盯著他的諾克特,吞了吞口水避開他的眼神,戰戰兢兢地說:「待……待業中……」又突然抬起頭搖搖手解釋著:「不過我不是什麼奇怪的人!我就是……」就是什麼,普羅恩普特遲遲講不出口。

這讓諾克特無比心疼,身家處境已經相當可憐,還從學生時期開始就當實況主靠一丁點微薄的訂閱賺錢,現在又只能當個全職實況主。雖然是個網路知名人士,但因為不露臉的關係而拒絕了許多大廠商的活動,除了遊戲的業配一律不接,這肯定少賺很多錢。這樣子到底要怎麼養活自己?諾克特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多送點禮物給他,再用自己警鴿的身份好好守護他!

「那怎麼會倒在路上?對這件事情還有印象嗎?」

問起了關鍵問題,讓普羅恩普特摳了摳他發紅的臉頰:「記得……我是去買貓飼料的……」

「買飼料?我們沒看到飼料。」這麼說著,就看著對方低下頭露出尷尬又害羞的表情。 

諾克特實在很擔心,普羅恩普特該不會真如前輩所說,吸毒吸昏了或是喝酒喝ㄎㄧㄤ了?隨便編了個謊來瞞他。諾克特微微皺起眉頭,希望事情不是這麼糟糕。(但就算這麼糟糕,他也會發揮私心瞞過去的,噓!當做什麼都沒聽到!)

普像是要把蓋在他腿上的薄毯給看穿了一樣,緊盯著不敢抬頭,手裡也緊緊攥住毯子一角,結巴地說:「會員卡裡沒錢了……回家路上又太冷……」

原來普羅恩普特晚上發現貓飼料沒了,便走路到離家六條大街外的24hr寵物店採購,到了店裡才發現會員卡裡儲值的錢根本不夠他買一包,身上又沒帶現金,於是他孤單寂寞覺得冷的一個人要走回家。而且因為"私事"的關係讓他晚餐沒吃,以為外面天氣不冷所以衣服也沒穿暖,踏著一雙夾腳拖就衝了出去。

「所以大概就是這麼昏倒的……」

說完,普羅恩普特抬起頭,發現諾克特仰著頭揉眼睛,「欸?警察先生你還好嗎?」

「沒事,眼睛過敏。」


评论(11)
热度(10)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