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與騙子04

「今天真的謝謝你!我無以回報!」普羅恩普特揉了揉有點發癢的鼻子直到它發紅。

諾克特收起錄音筆站起身:「不會。」只要你記得我這個人就好。「你要怎麼回家?」

普羅恩普特嗯哼了一聲,從外套裡掏出皮夾:「我坐計程車……」打開之前就瞬間想起他身上一毛錢都沒有,整個人像窮酸得枯萎一般縮了起來:「的錢都沒有……」「咕嚕——嚕嚕嚕~」這不是手機鈴聲,是普羅恩普特餓到前胸貼後背的肚子慘叫聲。「啊啊…………對不起……」他紅了張臉,快要無地自容。怎麼在這麼年輕的帥哥警察面前發生這一連串蠢事呢……

諾克特用咳嗽掩蓋了險些露出的笑意:「我載你回去吧,順便帶你去吃早餐。」諾克特沒有看錯普羅恩普特那瞬間閃亮的眼睛,雖然隨即又低頭撇開了。

「……這樣太不好意思了,我……」

諾克特彎下腰撐在病床邊,與普羅恩普特直視:「我是人民保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普羅恩普特的心臟突然緊緊揪了一下,眼前男人冰涼的氣息跟他令人心跳不已的話皆然相反,卻帶給人一種新奇的衝動。

他該不會對自己有意思吧?

不不不……普羅恩普特內心裡瘋狂地搖搖頭想擺脫胡思亂想的小惡魔。

普羅恩普特揉揉臉頰:「啊,我……」他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被諾克特握住手臂。

「體力還夠吧?走吧,去吃早餐然後送你回家。保護好你也是我的責任。」

於是滿腦子亂七八糟的普羅恩普特,跟腦子已經飛上天現在由身體自主控制的諾克特,一起離開了滿是消毒水臭味的急診間。

 

看著普羅恩普特戴上自己放在車箱裡預備的安全帽,默默喊了聲 Oh yes thanks god!讓他先跨上電動摩托車后座後他才上了車。車椅不大,但是普羅恩普特很纖細,所以諾克特也不需要特意將屁股往前挪(他想往後挪讓普羅恩普特貼近他都來不及了呢!)後座有顆很大的車箱擋住,普羅恩普特可以安心地將背靠上去。只是早晨的氣溫還是很低,諾克特發現普羅恩普特雙手插外套口袋還是冷得直發抖,乾脆拉過他的手放進自己的大衣口袋裡。

「欸欸——」普羅恩普特震驚了一下,抓到口袋裡的某個東西時笑了出來:「欸!是暖暖包!」而且大衣兩邊口袋都有!難怪警察先生剛剛在醫院時沒拿錄音筆的那隻手一直藏在口袋裡!

諾克特哼哼地笑了笑,讓普羅恩普特抓緊了,騎著電動小噗噗以不會被開單的道路最慢速度往早餐店騎去。


他選擇了最大眾的永和豆漿早餐舖,那裡不管什麼中西式早餐都吃得到。諾克特將車子停妥後,把大衣釦到領子上以至不會露出裡面的制服。

人們總是對穿著制服的警察去買便當或飲料抱有一點匪夷所思的想法,「怠忽職守」這種話常常聽到,但這不是事實,警察也是人,有上班下班、有休息吃飯時間,他們也不一定會叫外送便當到警局,所以他們會穿著制服就出來買餐點,接著就是被拍照PO上網給各位有心人士公幹。

為了防止這種事情,上頭有宣導以後出外盡量套件外套把制服蓋住。諾克特想過要反駁但是被前輩阻止了:「你不能拿他們怎麼樣,就如同他們不能拿那些用議員當擋箭牌的民眾怎樣。」

 

跟著早起的上班族人龍排起隊伍,拿著餐盤與夾子,喀喀喀地夾空氣夾得響亮。

「多吃點沒關係。」諾克特站在普羅恩普特身後,看他只往餐盤裡夾了一根熱狗,就伸手幫他多夾了兩根。諾克特挑了他最喜歡的培根肉堡、雞塊、煎餃跟一杯溫熱的甜豆漿,普羅恩普特則幾乎是諾克特替他夾的熱狗、苜蓿芽手卷、蘿蔔糕跟無糖黑豆漿。

找到一張乾淨的桌子用粉紅色的餐巾紙隨意擦過桌面後入座,諾克特坐在普羅恩普特對面,看見他撐起嘴角盯著自己,一副自己沒說開動他就不會主動用餐的小狗狗一樣。

諾克特忍俊不住,還是笑了:「別見外,快吃吧。」

 見總是板著臉的警察先生笑了,普羅恩普特也跟著瞇起眼睛,彎了那兩道漂亮的箔金色眉毛,露出潔白的牙齒笑了:「Tusen takk!」才對桌上的食物下手。

咬下肉堡的諾克特挑了眉,含糊不清地回答:「謝什麼呢……」





- - - - -

餓死老娘了!

评论(8)
热度(9)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