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與騙子06

普羅恩普特撫摸著病床上那隻似乎永遠不會動的手,長期沒有運動而有些肌肉萎縮。他起身在那靜靜沉睡的人兒額頭上落下一吻,小小聲地說著:「好好休息,我改天再來看你哦。」收拾背包慢慢步出病房,他小心翼翼地拉上病房門,從縫隙中一閃而過的暗淡金色讓他心底沉痛。


從醫院側門步行到車道區時,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那套深色大衣他還有印象。他打量著那人從急診間門口出來時,那人也剛好看見他,並快步朝他走來。

「咦、咦欸欸?--」普羅恩普特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諾克特‧警察先生就站定到他面前,還用擔心的目光掃試著他全身,彷彿他身上藏了什麼毒品被這位帥氣迷人的警鴿給發現了,普羅恩普特緊張得立正站好。

「你怎麼來醫院?生病?哪裡受傷?」諾克特怎麼可能不擔心,才隔不到一個禮拜又看到普羅恩普特出現在醫院,急得想伸出手摸摸對方到底是發燒還是哪裡破皮流血痛(不過這麼做一定會立刻被後面猛盯著他的前輩上手銬帶走)。

「我沒事,沒生病也沒受傷,」普羅恩普特趕快回應道。見諾克特還皺著眉,他又勾起笑容安慰著:「真的!我很好,我只是來探望朋友的。」普羅恩普特才知覺,這是他第一次好好地看著眼前這位帥氣的警察先生。總是冷淡的面容卻有一雙藏了溫柔的黑眼眸,高挺的鼻樑也非常完美,就算戴上粗黑框眼鏡也能完全駕馭。薄而淡色的嘴唇習慣性地抿著,只有一次看見他笑起來的模樣,帶著意外的稚氣。嗯,張開嘴唇時候也能看見他粉嫩嫩的舌頭,跟他家的貓咪很像,如果被舔的話,會不會……


「普羅恩普特?普羅恩普特?」

「嗚嗯!」


糟糕,居然盯著別人的嘴唇胡思亂想起來。

普羅恩普特腦子簡直熱到快當機,結結巴巴地道歉:「啊、啊啊抱、抱歉……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他害羞到整個人都紅通通,趕緊低下頭假裝沒事,卻不料一雙帶有涼意的手貼上他的額頭。

「真的沒事嗎?不會感冒了?」普羅恩普特看著他發呆的模樣雖然很可愛,但是臉紅噗噗的,讓諾克特以為他發燒了,趕緊探過手給他量量體溫。

「沒、沒事……真的!嘿嘿!」普羅恩普特給對方露出個傻呼呼的笑容,突然想起什麼,啊!的一聲:「對了,上次我進急診室的掛號費,是警察先生幫我付的吧?護理師小姐有告訴我!真的很謝謝你!我必須還你--」

普羅恩普特剛要把手伸進口袋裡掏皮夾,就立刻被諾克特握住手腕阻止:「不用了,小錢。我說過,你有困難,我幫你也是應該的。」


普羅恩普特看著自己被握住的手腕,不知道是自己真的發燒了,還是對方被冷風吹的冷了,涼呼呼的手掌握著他卻覺得心裡發暖。

普羅恩普特已經很久沒聽到有人對他說「有困難,幫你也是應該的」,正確來說,他幾乎要跟真正的人群與社會隔絕了。這麼多年以來他只活在小小的生活圈,為了賺錢而努力經營實況頻道,錢不夠時就接一些網路文案,本來還能維持生活,但是意外總是突然……


一想起病房裡的那人,普羅恩普特忍不住眼眶泛淚,想哭但又不想在警察先生面前哭出來,不想讓對方覺得自己是那麼脆弱經不起折磨的人。

但就算普羅恩普特再怎麼隱藏,微微的啜泣還是沒逃過諾克特敏銳的耳朵。

「唔……我、你、我……」難道他把普羅恩普特嚇哭了嗎?

諾克特緊張得放開普羅恩普特的手腕,手忙腳亂得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搔搔頭又原地踏步,可是普羅恩普特還是沒有抬起頭。於是諾克特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張開雙臂抱住眼前的淚人兒。

「抱歉,別哭了,別哭好不好……我嚇到你了嗎?」只能虛抱著,輕輕拍搭著對方的肩頭,因為他不想不小心吃上性騷擾的罪名。

懷裡的人搖了搖那頭閃亮亮的金髮,哭泣的聲音越來越小。

諾克特正放下心時,猛地被對方用力回抱住。普羅恩普特將臉埋在諾克特的大衣上,雙手用力扣住諾克特的背,聲音恢復了些元氣,就像諾克特從實況中聽見普羅恩普特贏了比賽的那種愉悅聲調:「謝謝你!警察先生,我很開心!」







- - - - -

反而是菜鴿被(樂於)性騷擾。

评论(9)
热度(11)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