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與騙子09

關了實況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必須先將被他放得滿地的禮物好好收起來才能去睡覺。左跨右跨繞過已經睡飽閒閒沒事在他腳邊打轉的老虎鉗,把餅乾分裝好塞進廚房的糧食櫃裡,裡頭琳瑯滿目各種廠牌口味的餅乾雜糧,能讓他好長一段時間不需要出外覓食了。

想到這,他走回客聽蹲在那箱裝滿高級貓糧的箱子前,伸手撈起走到他旁邊的老虎鉗,把他放進箱子內:「老虎鉗你看~是黑貓王子送你的禮物喔!讓你吃到撐吃到胖嘟嘟都吃不完的高級貓糧耶!」

他搔弄著老虎鉗的鬍鬚,不過老虎鉗對這些硬梆梆包裝的貓糧似乎沒意思,反而是對擺在最上面的愛心盒裝巧克力感興趣,上頭用金色緞帶綁著的蝴蝶結被老虎鉗的帶爪貓拳打得快要碎掉。

「啊啊--不可以!這不是你的!這是黑貓王子送我的!不可以玩壞啊!」普羅恩普特趕緊從老虎鉗爪下拿走那盒巧克力將他護在胸前,嘟著嘴跟老虎鉗抱怨。

「喵~」老虎鉗見玩具被拿走,一臉無聊地從箱子裡跳走,回到他溫熱的網路分享器上趴下。

普羅恩普特看著手裡至少放了二十顆巧克力的愛心盒子,想起剛剛讀的那張用新明細體打印的卡片。


「給親愛的老相好:太忙而常常跟不到實況很抱歉,但是每部VOD、粉絲頁裡的消息都有追蹤到。最近天冷要吃飽穿好,不准感冒不准餓肚子。這牌子貓糧評價不錯,營養夠又能顧毛色,老虎鉗大人應該願意賞臉。礙於倉庫是網路商城限定,沒辦法親手寫信給你,剛好看到聖誕節的巧克力宣傳活動可以附贈卡片,所以就買了。希望只有我一個人這麼做,也希望你有任何問題都要提出來,讓我一起分擔。BY黑貓王子」


普羅恩普特抓著那盒巧克力將鼻子蹭上去磨了磨,發出毫無意義的哀嚎:「啊啊啊啊啊……」他的老相好怎麼這麼有錢又霸氣,他是總裁嗎?雖然不知道對方長什麼模樣,但是從字裡行間總感覺很熟悉,帶著一股不可拒絕的認真跟溫柔,就像……警察先生?

普羅恩普特腦海裡突然將黑貓王子跟諾克特警察的形象交疊,試著用他印象中諾克特的聲音再複述一次卡片裡的字句,由其是那句「也希望你有任何問題都要提出來,讓我一起分擔」如果再接著諾克特警察先生說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豈不是……

「啊啊啊----」普羅恩普特突然滿臉潮紅腦子火山爆發一頭撞在紙箱上。而老虎鉗只是挑起眼皮看了一眼已經完全壞死的主子再繼續打呼嚕。

 

隔天早晨抓著時間,帶著壞死的腦袋跟不知道打哪兒來的勇氣,穿了毛衣大外套就搭著公車跑到分局去。到了站後走沒幾步就能看到小小的分局門口,他隔著六階的樓梯仰望只看得到值班台的警局,又把手機拿出來看時間,快九點,是不是來晚了,他該不會已經下班了吧?

普羅恩普特開始焦慮地走來走去,惹來站在值班台旁的警察關注。見不認識的警察盯著他走出來,普羅恩普特下意識轉身想逃跑,卻被員警叫住。

「喂!你等等!」

既然被警察叫住就不能亂跑了,否則要吃上一條妨礙公務。普羅恩普特原地旋轉回去面對那位員警,尷尬地低頭打招呼:「你、你好……」

那員警雙手叉腰,特意彎下脖子仔細瞧瞧眼前金髮的男子:「你……」見男子緊張地抬起眼眸看他,眼珠子是非常少見的寶藍色,員警這才突然笑了出來:「哦!我想起來了!是你啊!之前來局裡做筆錄的外國人嘛!」

「咦?」

普羅恩普特還沒來得及反應,員警就快步走回警局裡,邊走邊朝裡面大喊:「欸!諾克特!你朋友來找你喔!要不要請他進來坐坐啊!」

「誰?」

員警站在值班台旁朝外頭的普羅恩普特招招手,邊回應正坐在桌前處理酒駕文書案件的諾克特:「就你說的金髮藍眼、皮膚又很白的那個外國人啊!」

匡噹--!

諾克特的屁股又不小心把椅子推去撞牆壁了。





- - - - -

主動出擊吧小野貓

评论(12)
热度(12)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