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與騙子10

這幾天下過小雨,天又冷就容易凍傷,員警讓普羅恩普特進了警局,就看到諾克特站在辦公桌旁朝他看來,普羅恩普特揉了揉冷得發紅的臉頰,將手指探出外套袖口跟諾克特揮手打招呼。

「你是來等他下班吧?坐吧坐吧!」

辦公桌旁靠牆有幾張木椅,牆上還栓有鐵欄杆,本來是要拿來銬住嫌犯讓他坐等的地方。但是現在社會風氣挺純良的,警察又是人民保母,所以這些椅子也是讓那些來警局尋求幫助的人可以休息的地方。

諾克特把自己的馬克杯洗乾淨,沖了一杯熱可可給快要凍成冰棍的普羅恩普特,還在他手心裡塞了一包被他摀熱的暖暖包,默默拉回被他屁股頂遠的椅子回來繼續辦公。

普羅恩普特坐在他辦公桌斜後方,可以看見諾克特的桌上一片文件零亂,還有一些橡皮擦屑,而諾克特正埋頭在手上那份文件,在上頭振筆疾書著什麼。他一邊喝著熱可可搓著燙手的暖暖包,邊觀察著諾克特。

對方偶爾對著文件皺眉搔搔頭,最後放棄似的咋舌並在紙上寫下字,有時候會挪動屁股推著椅子去找隔壁桌員警詢問關於事件的問題,得到答案後會勾起嘴角道謝,並爽快地雙腳一蹬再退回座位上。把空閒的左手伸進長褲口袋裡時,突然全身僵了下,才又把握緊的拳頭從口袋裡拿出來夾在大腿跟椅子軟墊之間取暖。

普羅恩普特笑笑地看著諾克特的一舉一動,眼神隨著那顆背對著他的腦袋動啊動,剪得層次分明的短髮,又黑又柔順,在燈光下的折射又含蓄著閃耀著,彷彿是帶著星芒的黑夜,撈起就會從指尖溜走。諾克特的側面線條精巧凌厲,就像是上帝親自捏造出的人類一樣,高挺的鼻樑、深眼窩的輪廓、細緻的劍眉、黑長的睫毛與那雙他總能想歪的薄唇,每一個角度都是完美的。

喝了一口熱可可嘆出舒服的長氣。他真喜歡諾克特,外表冷酷內心熱情,剛毅又帶著溫柔的凜然正氣,就算是煩惱的模樣也能透露出認真男人的帥。

普羅恩普特的視線緩緩地在對方身上移動著,試著想多看清楚對方一點。從因為吞嚥口水而上下滑動的喉結,到沒被領子蓋住的後頸上,蓋住鬢角的瀏海旁,普羅恩普特發現諾克特那紅潤的耳垂上有一根透明耳棒。


警察先生有穿耳洞?


像是發現非常新奇的事,普羅恩普特將手肘撐在膝蓋上,向前彎著身子靠近諾克特,想看得更仔細一些。

這股朝著諾克特而來強烈視線根本無法被忽略,諾克特想了兩秒還是回頭,跟普羅恩普特四目相交,兩人同時被路過的沉默小天使惡作劇地抹上兩坨腮紅。

「……」

「欸嘿嘿……」

還是普羅恩普特不小心傻笑出來,他瞇起眼摳摳臉頰,乾脆地害羞起來。這反倒讓諾克特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小小地咳一聲:「你待在這裡會不會無聊?……」

普羅恩普特捧著馬克杯輕輕咬著杯緣,小小地晃了晃腦袋:「不會,很溫暖,看警察辦公也很新奇。」

「警察叔叔們很帥對吧!」隔壁桌的員警轉頭過來朝兩人拋媚眼,被諾克特斜眼鄙視回去。他看了一眼手錶跟桌上零散的報告,回頭對普羅恩普特說:「抱歉,馬上就處理好。」雖然不知道普羅恩普特是為了什麼事情而來找他,但無論什麼原因,都讓諾克特很開心,尤其是對著他害羞的表情、依然可愛的傻笑跟那雙磨蹭在他馬克杯上的粉嫩嘴唇--想想都激動。諾克特激起了更多動力,奮力地要把桌上這堆報告解決。

隔壁桌員警瞄了普羅恩普特一眼,又瞄了諾克特一眼,帶著一抹奇妙的笑容滑過去用手肘撞了撞突然勤奮起來的諾克特:「約會?」

「才不是。」諾克特抬起手肘撞回去否認,卻還是忍不住勾起嘴角。






- - - - -

我需要糖做的繩子上吊,糖做的玻璃罐砸頭,糖做的牆壁撞死。

评论(11)
热度(13)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