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久違地將寶貝從車庫裡開了出來。總是被人打理得黑的油亮油亮的車殼,他看得心滿意足,也捨不得摸,就怕在上面留下指印。

他戴上太陽眼鏡,趁著沒人盯著他,把車開了出去,經過大門時守衛自動放行。

愉悅地偷偷出遊是件開心的事,只是他在注意到儀錶板上的油量時皺了眉頭。

「嘖,怎麼沒油。」

興許是上次在接到家裡電話後從另外個城市上了快速道路,一路破百地狂飆回家後也沒注意到油快到底了。

他斟酌了一下,從市中心往外頭拐彎,熟門熟路地將車開到一間較為外圍的民營加油站。

他喜歡在那間小加油站為車子加油,因為旁邊有附設小商店。牆面有些汙黑破舊,連貼在外頭玻璃窗上的海報都還是一年多前的訊息,但是裡頭陳設的冰品機所賣的水果口味色素冰品是他的最愛,別的地方早已找不到這種不算入流的冰品。

服務員從窗台裡伸出一隻手招呼著,不曉得人在裡頭忙什麼。他順著路將車緩緩開進加油站內,穩穩地停在機台旁。

那忙碌的服務員才從台子裡走了出來,像是好不容易看到有客人,又是開著高級跑車的客人一般,展著眉眼歡欣地大聲道:「歡迎光臨歡迎光臨!」

他抹抹眼,不想認錯人,可眼前這服務員就是太像他的朋友。他一臉震驚地摘下太陽眼鏡丟在副座上,將車窗搖下,把頭探了出去。

「喂,普羅恩普特!」

瞧他,穿著一身深藍色的T恤,上頭沾了不少汽油的黑色汙漬,衣袖的地方還因為抹汗而深色了一圈,領口發皺而難以拉得整齊得體。為了方便而穿上隨時都能被替換掉的破舊牛仔褲與球鞋。總是在陽光下閃得讓人睜不開眼的那頭金髮,現在也全被壓進了一頂繡著奇怪大象LOGO的工作帽下,只有幾絲還垂在耳邊,遮住他白嫩的耳廓。

普羅恩普特看見好友是更加欣喜。他從加油島走下,撐著膝蓋跟車內的諾克提斯平視:「哇!諾克特!你開這麼棒的車要去哪裡啊?」邊來回地看著諾克提斯駕駛的跑車。他這是第一次看到諾克提斯開車的模樣,以前只有聽過伊格尼斯說他開車很危險,已經盡可能禁止了。

諾克提斯比了個噤聲的動作:「你別告訴伊格尼斯,我今天想去外頭兜風。本來想如果你有空也帶你去,看來你還得打工?」

很遺憾,普羅恩普特的確要繼續打工,下午兩點才能下班,還有五個小時。普羅恩普特嘆了口氣表示很遺憾,他也很想坐上這麼漂亮的黑色跑車跟好友一起出去玩,不過現在不行。

打開了油箱,普羅恩普特按定了機台上的數字,將油槍墊著布料插進了油箱,任由它輸油直到跳停。他就倚在機台旁一邊注意著機器,一邊跟好友閒聊。

「我是在報紙上的廣告欄位看到這間加油站有在徵求工讀生,雖然離家裡有一段距離,不過時間跟薪水我都可以,老板也願意雇用我,我就來了。你呢?市中心應該不少加油站,怎麼會特地來這麼遠的地方加油?」

諾克提斯拿了錢包,從駕駛座上下來,讓普羅恩普特等他一會兒,他進了附屬商店,跟坐在櫃檯內吹著風扇打盹的店員打聲招呼,買了兩杯他特別喜歡的葡萄口味冰。

油槍剛好跳停,普羅恩普特動作敏捷地幫諾克提斯結算油錢,刷卡簽名結帳完畢,才從他手中接過那杯顏色鮮豔的冰品。

「葡萄冰?你喜歡吃這個?」他捏著勺子舀起一口塞進嘴裡,微涼的日子裡吃冰,冰得普羅恩普特後頸發直。

諾克提斯點點頭,「特喜歡。」所以他才會來這裡加油。

他靠著車門跟著普羅恩普特一起默默吃起冰,也不怕會突然有客人來。

除了隨著學校開學休假而常替換的工讀生,這裡的人他都熟,因為會為了吃冰而總來這裡加油的人也只有他。

看著普羅恩普特塞了一大口冰而被冷得直打顫的模樣,諾克提斯難得地開懷大笑了。普羅恩普特瞪了他一眼,沒多久也跟著笑了。

雖然一整個禮拜都見面,距離前天放學的說再見也才隔了一天,諾克提斯似乎覺得不夠。跟普羅恩普特相處的日子他可以很自在,什麼都可以聊、什麼都不需要隱瞞,就像現在跟他分享他覺得美好的色素冰品一樣。

葡萄口味的色素冰,除了冰沙本身,所有的調味都是假的,沒有一個是真正來自葡萄萃取的。但是卻滿溢著讓人心神嚮往的漂亮色澤與甘甜。假的,也是甘之如飴。

吃著虛假的冰做著虛假的夢想,他是位有錢人家富二代,有顆超級好的頭腦,有位超級好的朋友,還有許多愛他的下屬,以後就是努力接管父親的工作。

不是那個在五歲就被神揀選為王的諾克提斯。


吃完冰閒聊一陣,就算再不捨還是得讓普羅恩普特工作。

「等下打算去哪?」他撐著臉頰,靠在窗台邊冰涼的鐵鋁窗框問著。

諾克提斯在普羅恩普特的口哨聲中重新戴上耍帥的太陽眼鏡,握著方向盤的指尖輕輕敲著,想了一會兒回道:「不去哪,想回家了。改天再開車出來帶你去玩。」

他抬頭看著離他只有一隻手臂距離近的普羅恩普特,伸手用拇指抹掉他臉頰上不知何時蹭上的汽油汙漬。動作很輕,輕得像是親暱的揉捏臉頰肉,要小情人乖乖聽話。

普羅恩普特被好友的動作弄得紅了臉,撇撇嘴卻什麼也沒講,只有小力地點點頭,然後露出個比他頭髮還要閃耀的笑容。


普羅恩普特摘下帽子揮動著,目送好友開車離去,直到轉了彎車尾燈消失在眼際裡才放下手。他用手背蹭蹭發熱的臉頰讓自己振作起來,就算沒有什麼客人也要站在工作崗位上。

而諾克提斯則是被發現偷溜出門,被強迫關回房間學習處理政事一個下午。不過他的好心情並沒有被影響,嘴裡還殘有葡萄口味的香氣,腦海裡還有普羅恩普特那抹微笑。他希望未來多少個日子都是這麼如夢般的恬淡美好。


评论(1)
热度(15)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