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糖達斯卡橘子小蛋糕

漫畫同人

- - - - - 

「在這個世界裡,"食溶"就像雞鴨牛一樣的牲畜,會聽從人類主子的命令,只是外表跟人類無異。從他們身體流出的體夜可供食用,會隨著心情變化而改變體夜的味道,甚至也有人說他們的肉也能吃……。不過現在食溶已經消聲匿跡,也沒有人能確定他們是否絕種了。」


炎熱午後的放學,普羅恩普特用手帕擦擦自己後頸上的汗,隨手將帕子塞進口袋裡。拎起書包查看了一下手機簡訊,一封昨天晚上的邀約。

他笑了笑,趁著炙熱的斜陽還沒把自己白皙的皮膚再曬出幾個斑點前,啟程前往好友的公寓。

諾克提斯早就將公寓房間的備份鑰匙給普羅恩普特,他正在臥室裡吹著冷氣,躺在今天早上伊格尼斯替他曬了滿是太陽味的棉被上,戴著耳罩式耳機聽著什麼。

腦裡暈呼呼的,一整天都被盯著學習處理國政,很多無法理解的政策,在他想抱怨那些大辰腦袋都裝什麼時,伊格尼斯也頂頂他那副冰冷的金框眼鏡:「要當國王可不能只有四肢發達,更何況……」諾克提斯忽然發現伊格尼斯的睫毛挺長的,「諾克特現在連四肢發達也稱不上。」

幸好折磨一天就暫時結束了,伊格尼斯知道普羅恩普特將要來訪,將晚餐做了兩人份放進冰箱,甜點的達斯卡橘子小蛋糕多做了幾個,為了健康著想特意做了少糖口味。

「唔?你不留下來一起吃?」

「不了,我就不打擾你們的時光了。」

被拉哩拉雜的事煩了一整天,現在才鬆了面容,又聽伊格尼斯這樣調侃,諾克提斯搔搔頭,撇過那張微紅的臉:「……」

伊格尼斯看了幾眼他家王子,笑笑地整理好公事包,「那我就先告辭了。」

「嗯,路上小心。」

諾克提斯揮揮手送走了伊格尼斯,偷吃幾塊蛋糕才躺上床休息。


普羅恩普特開了鎖,小心翼翼地扭開門把,才踏進屋內就感覺一陣冷。

「諾克特到底把客廳冷氣開多強啊……」他掏出口袋裡的手帕,將容易出汗的後頸擦乾,才縮縮肩膀觀望一下,墊著腳尖輕輕踩在木質地板上。

客廳沒人,廁所跟浴室也沒有。他順手把客廳冷氣調成睡眠模式,才躡手躡腳地進了諾克特的臥室。

諾克特果然睡著了!還睡個豪邁的大字型!

普羅恩普特奸詐地笑了笑,卻可愛得像隻小兔子,三步兩步地蹦上諾克提斯的大床,撲身壓在他身上,替他拿開耳機,「起床嘍!」說完還舔舔對方流出口水的嘴角,「嗯!橘子味!」

諾克提斯醒來,將懷裡亂動的人抱個滿懷,任由對方用軟軟的臉頰磨蹭自己表示親暱。他摸摸對方溫暖的後頸,上個禮拜嫌天氣熱而剪短的髮尾,這下被太陽直曬更熱了。

「餓不餓?要不要先吃飯?」

許久,諾克提斯只等來懷裡人身體一僵。

他抬起普羅恩普特的臉,沒意外地紅通了,就知道他想歪了。

諾克提斯笑笑地,想順勢親了上去,但被普羅恩普特躲開。

「我……現、現在不行啦……」

普羅恩普特緊緊遮著臉,空氣裡瀰漫的橘子甜味卻依然從他指間縫鑽進去直撲腦袋,將努力把持的意志力溶成一片香甜糖海。

「為什麼不行?」

諾克特不急,他就輕輕握住普羅恩普特的手腕詢問。

像是小學生欺負喜歡的人,對方越是生氣,代表對方越在意自己。雖然普羅恩普特完全沒有生氣的意思。

看著他越發臉紅羞澀的模樣,諾克提斯自己也忍不住害臊了ㄧ些,這股嘴角邊的笑容也難以把持。

「我……我身上不好聞……」

普羅恩普特顫抖的聲音從他的手心後頭細細傳來。

諾克提斯湊近親吻著普羅恩普特的手背,那股環繞著兩人之間的香甜橘子味更加濃郁。

「不會,你很香。」

然後不顧對方欲迎還拒的叫聲,反身將這可愛的金髮男孩壓在身下。






伊格尼斯的手藝十分精湛,就算從冰箱拿出來微波的晚餐依然美味可口。晚餐過後普羅恩普特才知道甜點是橘子蛋糕。

「抱歉,下午我偷吃了ㄧ些,剩下這幾塊都給你。」

普羅恩普特仔細地用小叉子跟點綴在小蛋糕上的橘子瓣奮鬥,無心地回話:「難怪你今天味道這麼濃……」

橘子辦應聲掉在盤子上,普羅恩普特紅著臉僵硬地抬起脖子,只見諾克提斯杵著下巴,跟他一樣紅著臉卻笑得很痞。

他問:「普羅恩普特,你還餓嗎?」










FIN

- - - - - 

*食溶,來自三ツ矢凡人老師的戀人似糖漿。

就是來鋤草兼討拍(狗狗吐舌頭)

距離我右手力量解除封印至少還有一個多月,我哭。人類的身體真脆弱!(二屁喔

幹!我把達斯卡寫成卡士達我他媽多想吃醬呀!而且我才不管夏天有沒有橘子咧!(任性鬼

评论(3)
热度(6)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