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沒有習慣在午後喝埃波尼,卻總在無光的夜裡失眠。

- - - - -

後來諾克特已經不再配戴那只雙心插箭的少女耳釘,反而只換上純色的塑膠寶石耳釘。普羅恩普特帶著失望的神情問他,得到的答案卻是「如果你也把我送你的貓咪木雕套娃擺出來,我就再戴那只耳釘。」

「就說了擺出來會被老虎鉗打下櫃子……」

「嗯,我也怕弄壞你送我的定情信物。」

普羅恩普特最終是紅著臉鼓著腮幫子,一臉遮攔不住的羞澀神情,與戀人一起勾勾小手走回家。


(總覺得鴿騙番外已經能再組成第二個本本了。因為哥哥的故事還沒寫)


- - - - -

「欸,諾克特。」普羅恩普特面色凝重地向他遞來一薄本。

諾克特挑眉,按了暫停鍵後放下手中的遊戲搖桿接過本子,「這什麼?」還沒翻開即映入眼簾的封面圖是他穿著西裝,與穿著學生制服的普羅恩普特面對面相擁燦笑的圖畫。

「圖?誰畫的啊?」還畫得挺像的,很棒。諾克特有點感興趣,他還沒翻開內頁,只是將本子翻前翻後地看著。封面右下角寫著畫師與文案人的名字,他都不認識。

普羅恩普特皺起眉頭,不滿地拍拍被他抱在懷裡的抱枕,「那不是重點啦!你看裡面!裡面--!」

「哦?」看著普羅恩普特氣呼呼的表情,諾克特小心翼翼地翻開封面,想看看到底是什麼讓普羅恩普特氣得像隻小青蛙。

突然一隻手打在他的手背上,強行壓住了封面沒讓諾克特看到內頁。

「怎麼啦?到底讓不讓我看啊?」諾克特抬頭問著。

「唔……」普羅恩普特眼神飄啊飄,就還是一副生氣的模樣,但臉上更加潮紅了。

諾克特決定無視普羅恩普特的發蠢,反手握住他的手腕,以自己靈活的左手打開那薄本。

普羅恩普特睜著大嘴眼,無聲的抗議無法阻止諾克特,只能看著他十分淡定地看完那薄本。

諾克特闔上本子,將其丟在沙發邊上,回頭注視著普羅恩普特。

「……怎、怎麼了,諾克特?」普羅恩普特有點心虛,他或許不應該拿那種本子給諾克特看,感覺玷汙了高貴的王子。

「我是不知道到底是誰畫了這些東西,但是--」

諾克特扯過普羅恩普特的手讓他落入自己懷裡,再用指尖掐起他的下巴強迫他抬頭望著自己,「普羅恩普特君,上課看色情漫畫是不對的,為了懲罰與教育你,接下來該怎麼做你都知道的吧?」

普羅恩普特腦子瞬間燒壞,趁著諾克特假裝吻下來之前趕快拿抱枕塞在諾克特臉上,「笨、笨蛋諾克特!不要學漫畫啦!」



看看你們都對他們做了什麼。

- - - - -

评论(2)
热度(2)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