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錯過了以前的日子,從這一次開始,他要跟他過好每一天。

撐著下巴看在眼前的人,偶爾被風吹得微微晃動的鬢髮,他低著頭一邊認真的解決手上的數學難題,一邊用白皙纖細的手指將不長不短的髮絲纏上耳後,並在他眼前露出一只漂亮柔軟的耳朵與渾圓飽滿的耳垂。

伸出手在調皮的涼風又把窗簾掀開一角前,輕輕捏住他的髮絲。
「欸?」
然後再替他撥回耳後。指尖輕輕刮到他的耳窩,他小小驚呼一聲,臉上的雀斑被一片粉色暈染,卻沒有躲開。
我說:「耳朵,很好看。」收回右手,換成他自己捏起發紅的耳朵揉了揉,說:「我其實滿想打耳釘的,可是有點怕痛。」
我哼哼一聲,假裝沒事地將視線放在桌上的習題本,只是心思已經飄遠。

天氣漸涼。

上次腳踏車競賽中他丟失了一條圍巾,我們沿著河岸騎了一個多小時,仍然找不回來。
週末在地標前會合,在街上散步,在小商店裡挑他喜歡的圍巾,用他覺得合理的價格買回舒適的溫暖。
談天說笑,吃吃喝喝,偶爾來場無傷大雅的小吵小鬧,在風吹來之前。

- - - - - -

我其實不知道這段是怎麼回事,我更不確定到底是誰寫的。但它就是刻在我的筆記裡。所以我貼出來,尋找這短篇的失主。

评论
热度(2)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