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在車上播陸行鳥的曲子,加上這種濕漉漉的天氣,簡直就是那些跟夥伴一起在下著毛毛細雨的湖畔邊找野怪與釣點的時光。全身都濕透了,坐在鞍上的胯下更是積水得不舒服,手裡的韁繩常常滑掉,迎面而來的細雨絲毫無節奏地打在臉上,有些痛有些癢,但沒關係,為了找到那隻只在雨天出沒的任務討伐對象。還有普羅恩普特那無懼風雨,依然歡喜地騎著陸行鳥的模樣。

- - - - - 

換毛季,普羅恩普特照樣吸老虎鉗,只是出門會情人前得記得整理儀容,免得滿鼻子貓毛出了糗。

评论
热度(6)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