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普諾 ] 心霊写真 World III 裏世界結局

普羅恩普特知道白天從不降臨,只因為他將黑夜禁錮,成為只屬於他的黑暗。他擊破了火神的復仇,復蘇了尼弗爾海姆,打破了人類與神之間的隔閡,但人類終究不可能成為神衹。在他看見那個紅色眼眸的男人時,他意識到自己與諾克提斯的末路已經來臨。這個世界在最初就被他扭曲。儘管他不甘心,但這就是所謂的報應吧?他想。

「你是死神嗎?」普羅恩普特冷笑著問。

那紅眼的男人似乎沒有任何表情能面對他,「不是。我什麼都不是。」

明明有著同樣的面容,但已經成為機械生化人類的普羅恩普特知道眼前的男人根本不是什麼好東西。

分不清晝夜的天,普羅恩普特來到只屬於他的黑暗之前。

「……?」諾克提斯聽見聲音,從床上坐起,轉頭朝向聲音來源。

普羅恩普特將手上的酒杯放在床頭,坐上床沿撫摸著諾克提斯在搖曳著昏黃的燭燈下稍顯蒼白的臉龐,由髮絲到鬢角、由耳垂到下巴、由眼眉到唇珠,像是要深刻入腦地細細地撫過瞧過,然後親吻他那因為已經無法聚焦而垂落著目光的雙眼。

「怎麼了?」諾克提斯問著。感受到普羅恩普特的手掌心很涼,他微頃著脖子用臉頰蹭著他的手掌。

普羅恩普特嘆了口誰都沒注意到的氣,從床頭上拿起裝著紫紅液體的酒杯遞給了諾克提斯,握著他的手,好好地捧著那透明又易碎的酒杯。

「喝吧,這是子民今年採收作成的酒。」

諾克提斯的眼眸正巧對上了那酒的紫紅,卻無法在那深邃的黑裡映照出什麼。他是乖巧的,寵愛著普羅恩普特的,愛人說的話他都會聽。因為普羅恩普特愛他。

他勾起嘴角,在普羅恩普特用著像是好久以前一起在電玩中心拜託他幫忙抓隻娃娃機裡的陸行鳥玩偶給他的口吻一樣,靜靜地喝下那杯香醇的酒。

看著諾克提斯毫無保留地緩緩將那酒喝乾,普羅恩普特眼底閃爍著點點晶瑩,卻眨眼即逝。

「很好喝。」諾克提斯微笑地將酒杯還給他。

普羅恩普特低頭親吻掉殘留在諾克提斯唇間的酒液。酒是甜的,嚥進心裡變苦了。

「好好睡吧。」他讓諾克提斯躺平,親吻額頭。轉身要走之際,被諾克提斯拉住了衣角。

「今天……就這樣嗎?」不做嗎?不再陪他一會兒嗎?

普羅恩普特終於聽見自己的嘆息,轉身坐回床上,諾克提斯開心地挪了挪位置給他。

他將黑暗攬進懷裡,親吻他,什麼話都不說。

諾克提斯知道普羅恩普特隱瞞了他什麼,他抬頭親吻普羅恩普特同樣冰涼的脖子,「普羅恩普特……」

「嗯?」不曉得是深夜或是床鋪太香太柔軟,席捲而來的無力與疲乏侵略了普羅恩普特整個人。

兩人沒說什麼,直到諾克提斯淺淺地打了呵欠,像貓一樣窩在普羅恩普特比以前還寬厚的胸膛上,淺淺地說,「普羅恩普特……」

「……嗯?」

「我……」

諾克提斯的呼吸也淡薄了些,普羅恩普特沒有聽清楚諾克提斯說什麼。「嗯?」

「……我愛你。」

諾克提斯的氣息變得緩慢深沉,普羅恩普特才醒過來,才意識到他真的這麼做了。

他看著懷裡的男人,他的樣貌已經與少年時完全不同,成熟而俊美,美得令人窒息。如今像是沉睡的天使一樣,正倒臥在像是汙穢塵土般的自己的身上。

普羅恩普特鼻尖發酸。

他抬手關掉那盞刺眼的床頭燈,低首舔吻他眷戀的深邃黑暗,在他身上留下點點晶瑩的繁星,用著他不願承認的哽咽,回應他,「我也愛你……請相信我……」

他為諾克提斯擦澡淨身,在他蒼白的手臂上打入一管藥劑,並將他抱回床上,自己跪在床邊看著他安睡的面容,直到那個紅眼的男人再度敲響他的門。

「終了……」普羅恩普特喃喃著。當時背叛了他們,親手殺死了伊格尼斯與格拉迪歐,他以為一切都已經結束。但諾克提斯卻給與他更多,超乎他想像的多,多到普羅恩普特曾經暴怒地操幹著他邊質問對方是不是在同情他這可憐鬼。

然而諾克提斯的答案始終如一。
——我愛你。

每一句愛都刺激著普羅恩普特,在他已經破碎的心裡不曉得是打上補救的石膏或是將他劃得更碎。可普羅恩普特難以否認,他也愛諾克提斯。這個給與他光芒也包庇著他的夜王。

他伸手搔了搔沉睡的諾克提斯的臉頰,輕輕地笑了,「真的……很好看呢……王子殿下……」

普羅恩普特微側著臉,看著打開的門扉外流瀉進來的燈光。「其他世界的諾克特,也是這麼好看這麼令人喜歡的,對吧?」

紅眼男人的身影抵擋不了走廊上的壁燈,光線穿過了他的胸口。他頷首,算是答覆。

空氣很寧靜,就像普羅恩普特的心情。

他從腰間掏出他永遠的愛槍,那把暗地裡擊殺了許多路希斯警衛隊的迅銀,輕輕地將槍口架上腦袋。

「如果……有來生,我真的、真的好想再和你……」

鮮艷紅色花朵在尼弗爾海姆宮殿外悄然綻放,無盡的黑夜渲染了大地,落下了點點細雨。

那個男人來了,帶走了什麼。

-World III 裏世界 END-

查看全文

心霊写真(176) <World>

在這個寧靜平和的世界裡,諾克特並不想去打擾普羅恩普特,只要他還能發現那雙偷偷躲在柱子後遙望著他的眼眸就足夠了。屬於他的時間,會帶來許多悲痛,卻也會帶來更多對未來的嚮往,儘管是未知盡頭的重生輪迴,只要在這些短暫的生命裡再一次與大家相遇,諾克特也不再怨妒神的惡作劇。

 

那道燒傷開始蔓延,諾克特已經不再讓伊格尼斯替他更衣,伊格尼斯那沉穩的表情像透露著只有諾克特知道的失望,於是他像個小大人一樣墊著腳摸摸伊格尼斯的髮。

「伊格尼斯,未來想做什麼?」

在諾克特笑彎的眉眼裡,伊格尼斯撐大的雙目裡充滿驚喜,他不加思索地握住諾克特的手,堅定地告訴他:「擔任你的軍師,輔佐你成為國王。」

諾克特看著他被緊握著手,他也回握著:「我很喜歡這樣努力的伊格尼斯,會一直守護在我身旁的伊格尼斯。」他抬頭透過厚重的鏡片望著那雙祖母綠的眼眸,心底充滿了對他無限的感激:「所以不管我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希望伊格尼斯都能接受我。」

伊格尼斯被那誠摯的眼神注視著,頓時遮不住臉頰上的熱,低下頭細語:「為了諾克特……」

「嗯!我也會努力的。」

諾克特的回應讓伊格尼斯害羞得連耳尖都紅了。


休息日的午後,盡早解決了簡單的課業,諾克特在伊格尼斯向大廚學習甜點、無暇分心之餘,溜到了警衛隊的訓練場。與格拉迪歐一同練習場地不同,他們全都在大太陽下的廣場操練。諾克特換了件白上衣,蹲低身子躲在草叢堆旁的陰影裡,陽光稀稀落落地灑在身旁,不算熱。

僅比諾克特年長三歲的格拉迪歐,早在他能跑能跳的時候就必須接受成為王之盾的命運,而現在更必須站在場上承受所有挑戰,只有這樣才能更快地成熟、更快地扛起那面榮耀而沉重的盾。這不僅是對格拉迪歐的考驗,在從國王口中得知諾克特是水晶揀選的人王後,克拉魯斯身為格拉迪歐的父親更要嚴謹地指導他的孩子成為人王的守護盾牌,絕不能出現任何閃失。即使孩子身軀受了傷、心裡承受了壓力,他都必須用劍指向他,命令他站起來。

看著格拉迪歐一次次被壓制擊倒,甚至腳踝扭傷難以站直,諾克特的心就一次次地揪痛,有幾次想衝出去站到格拉迪歐面前,但就算他這麼做,格拉迪歐也不會領情的。

諾克特兩手抓著無辜的小草,緊張地看著格拉迪歐抹掉臉上的汗珠,架起刀再次衝上前,最後又是一聲哀嚎地跌落在地上。

「格拉迪歐!你的攻擊方式永遠只有這樣嗎?站起來!」

「可……惡……」

格拉迪歐藉著木刀緩緩撐起身體,揉了揉被汗水侵入的眼睛,在閃動著太陽星芒的餘光中,偶然發現了草叢旁那小小的白色身影。

--王子怎麼會躲在這!

看著目瞪口呆的格拉迪歐,諾克特乾脆指著自己的小腿向他打個提示:「格拉迪歐,腳!腳!」

「可沒時間讓你發呆了!格拉迪歐!」克拉魯斯朝著他走來,格拉迪歐也站起,吸口氣重新擺起架勢。克拉魯斯依舊同樣的攻擊方式向格拉迪歐襲去,原以為格拉迪歐依然只會強硬地回擊,沒想到他卻突然消失了。

格拉迪歐頓時蹲低身體以手支撐著地,拉長了腿掃了克拉魯斯一腳,在克拉魯斯反應靈敏地站穩前,格拉迪歐的木刀尖端就已經抵在克拉魯斯那穿著防禦背心的背脊上。

「如果是真的刀,父親你就受傷了喔。」格拉迪歐收回木刀,勾起嘴角挑釁了一句。難得贏了一次,雖然方式有點奸巧。

克拉魯斯好氣又好笑地拉過兒子,揉揉他最近理得有些短的髮:「臭小子!要是真的刀,你剛剛都不知道死幾次了,還敢說我!而且居然用這種小招術!」

看著父親的笑容,知道自己的進步讓他開心,格拉迪歐也揉揉鼻子。只是再往那草叢望去,已經沒有那抹白色身影。


查看全文

心霊写真(175) <World>

課堂上教師寫在黑板上的課文,簡單又童趣,諾克特聽了幾句班上同學的朗誦後,閒情地撐著下巴望向窗外藍天白雲。

下課了也不做什麼,雙手插著口袋在走廊上晃蕩。他有些失落,因為他不太記得普羅普特小學時讀的是哪一班。不過他知道,若這個世界的普羅普特存在,那他肯定一樣又肉又可愛。想到這,諾克特忍不住笑了笑。

以前從沒轉生成這樣的年紀過,印象裡最早還是在高中時期。有一世就讀了不同的國小,原以為再也遇不到普羅普特,卻意外地認識了一個跟他長得很像的男孩子,同樣的金髮碧眼,個性卻與他熟悉的普羅普特大相逕庭。在那個"普羅普特"的搭訕下,兩人從高中開始成了朋友。他有些吊兒郎當,學術成績很優秀,進入警衛隊後更是大有人氣,每個人都對他的體術與槍械能力讚賞。諾克特反而沒與他深交,也許只是因為他不是自己所熟悉的朋友。

諾克特在午餐過後躲到了體育館後頭,抱膝坐在邊緣的水泥地上。這裡沒什麼人來所以特別安靜,安靜得只剩下草叢間的蟲鳴與他的呼吸聲。

他掰著小而嫩的手指,想細數自己度過了哪些世界,試圖消耗掉這孤單的時光。

他碰觸著自己的右手,那上頭曾經布滿了可怕的傷痕,他順著手臂向上,輕輕揉著自己幼嫩的臉頰。記憶裡不久前,他毀掉了容貌卻成為了半神,幾乎能掌握那曾經黑暗的世界,但他深知那股力量並不屬於他,而是寬宏的眾神借給他的。而這股力量的起源,就在他愛上普羅普特的"第一個世界",就在普羅普特死後……

諾克特拉開了衣裳下擺,果不其然胸口上從一個菸頭大小的疤開始向外拓展了淡粉色蜘蛛網狀的痕跡。

已經開始了嗎……


「嚇!」

一股倒抽口氣的聲音引起諾克特的注意,抬頭就發現體育館的轉角處根本擋不住那個他正在思念的身影。

「啊啊啊啊--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什麼都、都沒看到--」

「沒事,你不用擔心。」諾克特放下衣服撫平皺褶,笑著對那慌張的男孩道:「我叫諾克提斯,你可以叫我諾克特。你呢?」

轉角處露出難以遮掩的身子與扒在牆邊的肉嫩小手有點發抖,男孩躲在後頭瑟瑟地回應:「我、我叫做……」

諾克特放輕腳步靜悄悄地走上前,趁對方沒注意一把抓住他的手,將他拉出牆邊。

「哇啊--!」

兩人沒站穩,普羅普特撲倒了諾克特,雙雙摔在柔軟的土壤上。一塊硬硬的物體擱在兩人胸口前,普羅普特驚訝地趕快直起身子,滿是驚慌地捧著掛在胸前的東西左右查看,生怕那東西摔壞了。

諾克特不急著起來,他看著跪在自己身上卻只擔心他手上那台數位相機的普羅普特,那副完全沒意識到剛才推倒了一位王子殿下的模樣,讓諾克特笑開了。沒把他當成王子來看的念頭肯定是從小就有的吧!

「哈哈,你還是很喜歡攝影呢。」

「嗯!喜歡!」

普羅普特二話不說的回答。

左翻右翻確認了電池記憶卡、屏幕與照相功能都沒出狀況,他才大大地鬆了一口氣,也才在這時發現自己還壓在王子殿下的身上。

不亞於相機被撞到的震驚,他趕緊站起來邊大聲道歉邊轉身跌跌撞撞地逃跑,任憑諾克特怎麼叫他也沒回頭。

諾克特看著他的背影,搔了搔沾上塵土的後腦杓。

他完全沒料想到普羅普特會在這時候出現,還撞見了自己正在查看傷痕的樣子,這讓原本想試著按照初始世界運行故事的諾克特開始產生了懷疑,他不能把握今天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
三年後我才抓到蟲

查看全文

心霊写真(174) <World>

當陽光重新鋪蓋了殷索姆尼亞,在他重新睜開的雙眼裡映入星芒,鐵鏽的死亡與灼傷人的眼神都像場夢境,在醒神後揮之及去。銀色窗框透著春天的冰涼,高級絨毛毯溫暖了赤裸的雙足,舒服地讓他伸了個懶腰,貪婪地深呼吸著空氣裡難忘的味道,花草的搖曳、枕被的柔軟、突然不習慣熟悉的紛雜讓他皺緊了眉頭,嘴角卻笑了。

當房門被禮貌地敲了三聲並得到他的應許而打開時,他滿意地看見來人詫異的表情。

洗漱、更衣,他盯著那人微笑,不發一語。

那人說著服侍的話語,偶爾也瞥向他,眼神裡充滿不解。

在那人將為自己可能侍奉不周而自責時,他才大大地展開笑容:「早安,伊格尼斯。」

伊格尼斯愣愣地看著男孩,他的心來不及準備好盛下這句問安。

如果人一生只有一項至寶,未來的伊格尼斯肯定會說,諾克特那抹令他永遠守護的笑容。

 

今天並不特別,只是諾克特重新甦醒的日子,他甚至覺得太早了。

他挑食地用完早飯,一身素色的休閒便服與那雙他太久太久沒穿過的小號帆布鞋,將前一夜便整理好的雙肩背包褂上肩膀,伊格尼斯已經在門口等著他。父親也在,說明今天早上還不算忙。

諾克特走上前,雙腿並攏乖巧地站在雷吉斯腿前,仰起頭看著他最敬愛的父親。

「聽說你今天起得很早?今天有什麼讓你期待的事情嗎?音樂課?體育課?」

雷吉斯蹲下身子,將粗糙的大手輕輕按壓在他孩子的髮頂,細細撫摸。語氣裡帶著父親對孩子的疼愛與關懷。

諾克特微笑地搖頭,學著父親將手搭在他的頭上,只是諾克特太小,只能撈起雷吉斯耳邊上仍然黑亮柔順的鬢髮。

父親,好久不見……好久不見。

他多想這麼說,但不行。

如今他已經比自己的父親還要年老,但是在這麼多的歲月裡,又有多少次能再跟這位用生命愛著他的父親在一起。哪一次他不後悔懊惱,在所有事情的源頭、世界的初始,如果他能擁有身為王子的自覺,成為被水晶揀選的人王的自覺,是否一切都能安詳,殷索姆尼亞也不會亡國?

可世上並沒有早知道。因為只有挫敗與失去,才能知道何為可貴與犧牲,才能成就。正如他在往後的世界裡,成為先知而一次又一次地拯救了許多人。

 

雷吉斯雙手握住那隻還細嫩無比的小手,放在手心裡用指尖輕輕搓揉。

自從明白了他的孩子是這黑暗世界的唯一光芒,他就更加不放心,除了諾克特的人身安全需要加強保護,他也必須找到對的時機告訴他這殘酷的事實。屆時就算再不捨再難受,他都必須放開諾克特的手,用自己成就他。

他拍搭著諾克特的手背,細聲道:「去吧,別遲到了。多交朋友,不要挑食。」

諾克特笑著點點頭,轉身要走。突然雷吉斯在身後又補了一句:「還有!天冷了穿外套!」

讓諾克特忍不住噗叱地笑出聲,他拉了拉書包背帶,站在王宮大廳打磨得光亮的石階上,仰著脖子回過頭,帯著無奈卻又滿心的溫暖回應道:「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雷吉斯目送著車輛離開,才將肩膀倚在牆上。

「陛下,您沒事吧?」克拉魯斯想上前攙扶,雷吉斯抬手。

「我很好,只是太久沒看見諾克特露出笑容,我很感動。」他撫著自己的下巴,想著諾克特仰望著他的那雙眼睛,燦爛明亮,又好像藏著看不透的無底深淵。

雷吉斯悄悄嘆口氣,滿懷著慈愛又包容地展眉微笑。

孩子啊,不管你多大了,你永遠都是我最愛的孩子。

查看全文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