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與騙子》印調中

感謝支持
本子預產為11月
提供電子檔與實體本
要買買不買謝謝
直接下面回覆
博客內有試閱與其他番外
(亂七八糟的麻煩自行翻tag)
幾萬字我忘了
R18(不敢講)

以上,再見。

查看全文

心霊写真(176) <World>

在這個寧靜平和的世界裡,諾克特並不想去打擾普羅恩普特,只要他還能發現那雙偷偷躲在柱子後遙望著他的眼眸就足夠了。屬於他的時間,會帶來許多悲痛,卻也會帶來更多對未來的嚮往,儘管是未知盡頭的重生輪迴,只要在這些短暫的生命裡再一次與大家相遇,諾克特也不再怨妒神的惡作劇。

 

那道燒傷開始蔓延,諾克特已經不再讓伊格尼斯替他更衣,伊格尼斯那沉穩的表情像透露著只有諾克特知道的失望,於是他像個小大人一樣墊著腳摸摸伊格尼斯的髮。

「伊格尼斯,未來想做什麼?」

在諾克特笑彎的眉眼裡,伊格尼斯撐大的雙目裡充滿驚喜,他不加思索地握住諾克特的手,堅定地告訴他:「擔任你的軍師,輔佐你成為國王。」

諾克特看著他被緊握著手,他也回握著:「我很喜歡這樣努力的伊格尼斯,會一直守護在我身旁的伊格尼斯。」他抬頭透過厚重的鏡片望著那雙祖母綠的眼眸,心底充滿了對他無限的感激:「所以不管我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希望伊格尼斯都能接受我。」

伊格尼斯被那誠摯的眼神注視著,頓時遮不住臉頰上的熱,低下頭細語:「為了諾克特……」

「嗯!我也會努力的。」

諾克特的回應讓伊格尼斯害羞得連耳尖都紅了。


休息日的午後,盡早解決了簡單的課業,諾克特在伊格尼斯向大廚學習甜點、無暇分心之餘,溜到了警衛隊的訓練場。與格拉迪歐一同練習場地不同,他們全都在大太陽下的廣場操練。諾克特換了件白上衣,蹲低身子躲在草叢堆旁的陰影裡,陽光稀稀落落地灑在身旁,不算熱。

僅比諾克特年長三歲的格拉迪歐,早在他能跑能跳的時候就必須接受成為王之盾的命運,而現在更必須站在場上承受所有挑戰,只有這樣才能更快地成熟、更快地扛起那面榮耀而沉重的盾。這不僅是對格拉迪歐的考驗,在從國王口中得知諾克特是水晶揀選的人王後,克拉魯斯身為格拉迪歐的父親更要嚴謹地指導他的孩子成為人王的守護盾牌,絕不能出現任何閃失。即使孩子身軀受了傷、心裡承受了壓力,他都必須用劍指向他,命令他站起來。

看著格拉迪歐一次次被壓制擊倒,甚至腳踝扭傷難以站直,諾克特的心就一次次地揪痛,有幾次想衝出去站到格拉迪歐面前,但就算他這麼做,格拉迪歐也不會領情的。

諾克特兩手抓著無辜的小草,緊張地看著格拉迪歐抹掉臉上的汗珠,架起刀再次衝上前,最後又是一聲哀嚎地跌落在地上。

「格拉迪歐!你的攻擊方式永遠只有這樣嗎?站起來!」

「可……惡……」

格拉迪歐藉著木刀緩緩撐起身體,揉了揉被汗水侵入的眼睛,在閃動著太陽星芒的餘光中,偶然發現了草叢旁那小小的白色身影。

--王子怎麼會躲在這!

看著目瞪口呆的格拉迪歐,諾克特乾脆指著自己的小腿向他打個提示:「格拉迪歐,腳!腳!」

「可沒時間讓你發呆了!格拉迪歐!」克拉魯斯朝著他走來,格拉迪歐也站起,吸口氣重新擺起架勢。克拉魯斯依舊同樣的攻擊方式向格拉迪歐襲去,原以為格拉迪歐依然只會強硬地回擊,沒想到他卻突然消失了。

格拉迪歐頓時蹲低身體以手支撐著地,拉長了腿掃了克拉魯斯一腳,在克拉魯斯反應靈敏地站穩前,格拉迪歐的木刀尖端就已經抵在克拉魯斯那穿著防禦背心的背脊上。

「如果是真的刀,父親你就受傷了喔。」格拉迪歐收回木刀,勾起嘴角挑釁了一句。難得贏了一次,雖然方式有點奸巧。

克拉魯斯好氣又好笑地拉過兒子,揉揉他最近理得有些短的髮:「臭小子!要是真的刀,你剛剛都不知道死幾次了,還敢說我!而且居然用這種小招術!」

看著父親的笑容,知道自己的進步讓他開心,格拉迪歐也揉揉鼻子。只是再往那草叢望去,已經沒有那抹白色身影。


查看全文

魔術


普羅恩普特是個對喜惡非常坦白的人,但是交往這麼多個月了卻還沒聽見他說一句「我喜歡你」,讓諾克特有些鬱悶。於是他決定學個魔術給普羅恩普特看。

「普羅恩普特。」
「嗯?」
放學後一起去買他最喜歡的法式可麗餅,坐在樹圃下吃得滿嘴都是奶油泡。
大庭廣眾下只好拿出紳士必備的手帕代替自己的嘴給普羅恩普特擦擦嘴。
「我最近學了魔術,你要看嗎?」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一疊牌,背面花色都相同。
「嗚嗯?」普羅恩普特又驚又好奇,咬掉奶油上的草莓興奮地點點頭。
「這還要考驗你的反應,我會說一個電影的名字,你要立刻回應我它第一個字是什麼。」諾克特看著牌組隨意挑了一個「解憂雜貨店?」
「也!」發現自己發音不標準,趕緊吞下嘴裡的餅片再回答一次:「解!這簡單!」
諾克特丟出一張牌,上頭寫著“解”。笑笑地不說什麼,繼續下一個題目:「關原之戰?」
「關!」
正確,丟牌。
「無限的……」
「無!」
「我題目都還沒唸完呢,反應真快。」
「嘿嘿嘿,這其實在考驗諾克特自己吧~」
正確,丟牌。
「下一題,MIX?」
「米、米克斯……?米……」普羅恩普特遲疑一下,「M……嗎?」
諾克特笑笑地打出“M”字牌。
「YEAH!答對!」普羅恩普特高舉著快吃完的可麗餅歡呼一聲,催促著諾克特趕快進下題。
「好,下一題……」
「嗯嗯?」

「——你最喜歡誰?」
「你!」

聽到普羅恩普特不加思索的答案,令諾克特心花怒放地露出燦爛又帶點害臊的笑容,將手上那張印著自己頭貼照片的卡牌翻給普羅恩普特看,「嗯!答對了!」

看著照片才恍然大悟的普羅恩普特立刻紅了滿臉,假裝生氣地咬口已經有些軟化的餅皮。

「這算哪門子的魔術嘛!」把這種問題混進來真的太奸詐了!諾克特什麼時候學會使壞的啊!

「讓你變誠實的魔術嘍!」諾克特收著牌,看可愛的戀人還氣嘟嘟地盯著自己,趕緊伸手攬過摸摸他柔軟蓬鬆的金髮,細聲傾訴著:「我也最喜歡你了,乖!」

- - - - -
日文就玩找動詞遊戲。
「你喜歡我嗎?」
「喜、喜歡……?!(////Д////)」

查看全文


他錯過了以前的日子,從這一次開始,他要跟他過好每一天。

撐著下巴看在眼前的人,偶爾被風吹得微微晃動的鬢髮,他低著頭一邊認真的解決手上的數學難題,一邊用白皙纖細的手指將不長不短的髮絲纏上耳後,並在他眼前露出一只漂亮柔軟的耳朵與渾圓飽滿的耳垂。

伸出手在調皮的涼風又把窗簾掀開一角前,輕輕捏住他的髮絲。
「欸?」
然後再替他撥回耳後。指尖輕輕刮到他的耳窩,他小小驚呼一聲,臉上的雀斑被一片粉色暈染,卻沒有躲開。
我說:「耳朵,很好看。」收回右手,換成他自己捏起發紅的耳朵揉了揉,說:「我其實滿想打耳釘的,可是有點怕痛。」
我哼哼一聲,假裝沒事地將視線放在桌上的習題本,只是心思已經飄遠。

天氣漸涼。

上次腳踏車競賽中他丟失了一條圍巾,我們沿著河岸騎了一個多小時,仍然找不回來。
週末在地標前會合,在街上散步,在小商店裡挑他喜歡的圍巾,用他覺得合理的價格買回舒適的溫暖。
談天說笑,吃吃喝喝,偶爾來場無傷大雅的小吵小鬧,在風吹來之前。

- - - - - -

我其實不知道這段是怎麼回事,我更不確定到底是誰寫的。但它就是刻在我的筆記裡。所以我貼出來,尋找這短篇的失主。

查看全文

兩個克隆體的故事(放生系列#03)

旅費實在太少,加上多了兩個吃貨,不得以在雷斯塔倫這樣宛如休息站的熱情城市裡跑跑任務、多賺些錢。

「喂,阿欽塔姆,這裡已經沒有陸行鳥了,你得跟我們一起去討伐怪物。再說啦,六個人比四個人速度快。」諾克特拽著倒在里威旅館大廳沙發上的金髮男孩,硬是想把他拖下來。
「熱死了……不想動…………」阿欽塔姆雙手扒在沙發扶手上動也不動,有氣無力地反駁著諾克特。
「嗚嗚,諾克特就別逼阿欽塔姆了嘛~我們五個人一起去就好了?」普羅恩普特自己也熱得背脊全是汗,卻還是非常袒護阿欽塔姆。怎麼說呢,畢竟是同血緣又長得很像的親兄弟嘛!
「就說了別老寵他!」
「……」諾克提斯眼巴巴地看著已經在沙發上軟成一灘的阿欽塔姆,再看看氣得臉紅的諾克特。那朦朧大眼似乎傳遞著「如果阿欽塔姆不去,那我也不去。」
或許是DNA相通,諾克特馬上意識到身邊這隻揪著手指眼神堅定的黑毛大狗在想什麼,他立刻轉身拉住諾克提斯的T恤,威脅地說:「如果連你也不去,我就——」
「就讓你們以後只吃泡麵果腹。」伊格尼斯實在聽不下去,頂了頂反光的眼鏡,冷冷地威脅著。
「咦?」「欸——?!啊斯……好痛哦……」兩人瞬間回頭可憐兮兮地望著伊格尼斯,阿欽塔姆還不小心扭到脖子。
諾克特給伊格尼斯一個拇指,再補充威脅:「諾克提斯如果不去,我就不再租陸行鳥。」


最後諾克提斯是被阿欽塔姆與普羅恩普特一人一腳踹出旅館的。

查看全文

鴿子與騙子繼續番外-回巢02

手機沒有任何來電與訊息通知,本著大概又要一個人吃孤單早餐的心,拖拖拉拉地把毒品防制宣導海報貼好後,才發現有個人站在停車棚裡,靠在自己的電動摩托車旁彎著腰照鏡子。

「……普羅恩普特?」諾克特輕輕喊了聲。那背對著他的人停下了撥動金色的髮絲的手,緩緩地直起身轉過來。

普羅恩普特面無表情地站定在那兒,諾克特想走上前牽住他的手,但又怕他不喜歡,畢竟兩人還在小小的冷戰中。

諾克特拳頭握了又放,手心裡滿是緊張而滲出的熱汗。「你怎麼來了?」他細聲問,連路過的摩托車引擎聲都快蓋過了他。

只見對方眉間一皺卻紅潤了臉色,快步走上前抓住諾克特的手,有些氣憤地說:「不是你讓我來的嗎?黑·貓·王·子。」

「……」果然還在生氣呢。

諾克特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低頭喃喃著道歉的話。

看著這副認錯模樣的警察大人,普羅恩普特心裡的氣也洩了一大半,他嘆口氣,舉起手裡的塑膠袋晃了晃,「我幫你買了三明治當早餐,至於在哪裡吃……」

諾克特聞語,微微抬起頭用無辜又疑惑的眼神望著他。




發動摩托車,戴上安全帽,離派出所大概十五分鐘車程遠的租屋處,諾克特一路上戰戰兢兢,就是到了公寓大門口,諾克特還是不死心地再問普羅恩普特一次:「真的要去我房間嗎?」

「難道你金屋藏嬌怕我看嗎?黑·貓·王·子。」普羅恩普特氣鼓鼓著臉頰。

諾克特抹抹臉,那個"嬌"不就在他眼前了嗎!

只能用著堪比樹懶的速度停好車收好安全帽,刻意在公寓一樓小花園轉個圈繞遠路,就希望普羅恩普特能打消突擊他房間的念頭,不過這一切渴求都在兩人最終站定的房門口前煙消雲散。

諾克特將鑰匙插進孔內,沉沉地曣了口水,「那個……普羅恩普特,你等我一下,房間真的有點亂……」尤其是床邊的牆壁……

他趁著普羅恩普特還沒反應過來時扭開門鎖,瞬間轉身入房,再將房門鎖上。他迅速地將放在電腦桌上的空寶特瓶丟進垃圾桶,也不管有沒有分類,那都是之後再煩惱的,首要的是將抽屜裡那張裝飾牆面的銀河褂布取出來,重新掛回已經布置好的無痕掛勾上,褂布的最下緣塞進床鋪邊,防止不小心被掀動。

面對房東偶爾的檢查,諾克特總能用這招瞞天過海。他區區一個警察可不想被別人認為是個跟蹤狂變態粉絲。


確定牆面沒問題後再迅速檢察房間四周與浴室地板,沒有殘留任何奇妙的痕跡或恥毛,他才洗把手開門讓已經擺臭臉的普羅恩普特進門。

諾克特的房間是單人小套房,一張大床與櫃子、一組電腦桌,外頭有能曬衣服的小陽台,屋內一套衛浴設備,窗戶微開通風透氣,陽光依稀能映入,床邊那塊掛布也服貼地遮住了一面漆白單調的牆壁,磁磚地板乾淨得不需要穿室內拖鞋,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乾淨得不像個單身男人住的房間。

普羅恩普特環顧四周後走到電腦桌前,將手上的早餐放在上頭。

想起兩人在正式交往前的某一天下午在實況台裡遇到黑貓王子,他說才剛睡醒,聊天沒多久就送了50塊美金給普羅恩普特當禮物,而那也是擅自說破了黑貓王子對他的感情與愛意的一天。

普羅恩普特看著沒有開機的電腦,漆黑的螢幕能映出諾克特從他身後輕輕環抱著他腰間的手臂。

從諾克特坦白身份開始,普羅恩普特沒有一天不煩惱,自己喜歡的人從那麼久以前就陪伴著他當然是件令他開心的事情,但回憶起跟諾克特真正相遇之後發生的一切,無論是初次見面的糗樣、鬧脾氣的模樣或是一直瞞著他自己職業身份的自己,他覺得自己一直被蒙在鼓裡,被這樣欺瞞非常受傷非常羞恥,但看到諾克特每天傳簡訊過來關心他時,心裡卻是不自覺得溫暖,加上最近在實況台裡發牢騷被觀眾們窮追猛問兩人關係,這種矛盾的心情天天都在折磨著普羅恩普特,直到昨天早上那封簡訊,他才忍不住來見諾克特一面。


「你為什麼要騙我?」普羅恩普特深吸了口氣,想讓自己聲音聽起來別太孱弱嬌柔。其實知道自己早就原諒了諾克特,只是有點拉不下臉、又找不到適當的時間言和罷了。

諾克特將額頭輕輕靠在他肩上,環在他腰上的手更用力些,「……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瞞你的。」

「可是我感覺就是啊!」普羅恩普特沒能推開諾克特的手,只好轉過身面對著他,被壓得緊緊靠著電腦桌。「你早該在我們認識的第一天就告訴我你是黑貓王子了。為什麼要瞞著我?看著我在實況上這樣跟黑貓王子這個人打情罵俏很有趣嗎?看著我為黑貓王子這個人煩惱感情拒絕告白很有趣嗎?看著我在電腦前耍笨的樣子就讓你開心嗎?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為了黑貓王子這個人有多煩惱啊!」

所以才會在他昏倒事件後沒多久就收到那麼大箱的貓糧,因為他從沒跟任何人提及沒錢買貓糧,這件事情只有那間派出所的警察們才知道,所以那張放在貓糧上的愛心卡片才會說道要是普羅恩普特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提出來……因為諾克特會替他分擔困難。

普羅恩普特氣憤地用拳頭槌了諾克特肩頭一下,但指間關節撞到堅硬得骨頭讓他痛得倒吸口氣。諾克特心疼地趕緊捏住他的手指輕輕搓揉,就怕他傷到。

「不有趣……,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瞞你,因為……」親吻著普羅恩普特的手指,也抬頭親吻著他痛得泛淚的眼眸,「因為我不知道我會跟你相處到什麼時候,能跟你走的路有多遠。所以當你在我身邊時,我更希望你看見的是身為警察、名叫諾克提斯的我,而不是那個在網路上炫耀著跟實況主很要好的虛假身分。不過……在與你相遇之後,我常常很忌妒自己,明明已經跟你靠得這麼近,卻只能用那麼遙遠的身份關心你。看你在實況裡跟黑貓王子撒嬌的樣子,我心裡就酸溜溜的……」

哎,連自己都能吃醋,我是妒婦嗎?……諾克特促著眉頭小小聲地嘲諷著自己。

諾克特可愛的自嘲全被他圈在懷裡的普羅恩普特聽見。普羅恩普特抿抿嘴,憋住不小心露出的笑意,鼓起腮幫子皺起眉眨著大眼,假裝還在生氣地問道:「那你跟我求婚那天說我當實況主好像挺厲害也是騙我的嗎?」

聽到「騙」字,諾克特下意識搖頭,他已經沒有任何事情對普羅恩普特隱瞞的了。「厲害!很厲害!真的!」要是普羅恩普特當實況主不厲害,他哪會一追就追六年,還努力把實況主本人給追到手。

看著諾克特在委屈貓貓跟耿直狗狗之間切換自如,普羅恩普特還是沒忍住地笑了。

「好吧,那我就原諒你吧。」他伸手勾住諾克特的脖子,抬頭與他接吻,在他淡色的薄唇上輕輕舔過,也沒錯過諾克特逐漸紅通的臉頰。






 - - - - -

笨蛋情侶

查看全文

鴿子與騙子繼續番外-回巢01

一連好幾天打電話給普羅恩普特都沒接,就連偶爾的早餐約會也回到一個人的孤單美食。

自從那日兩人更進一步,並且向普羅恩普特坦承自己就是黑貓王子後,諾克特知道他的戀人真的生氣了。

隔天的休假諾克特哪兒也沒去,獨自待在租屋處面對著滿牆壁戀人的照片思念反省,手機裡也發幾通簡訊提醒戀人要好好吃飯,依然沒回應就是了。

諾克特很沮喪,他原本只是想逗逗普羅恩普特,想看看他的反應,雖然料想過對方會生氣,但是氣這麼久還一通電話都不聯繫,並且照樣每天正常實況上傳影片的模樣,讓諾克特覺得自己突然又退回了六年前那個與普羅恩普特不熟悉的高三學生。


看著實況VOD裡有人提到黑貓王子,普羅恩普特撇撇嘴眼神閃爍,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被觀眾們抓包,硬逼著要普羅恩普特說說發生什麼事情。

諾克特一邊吃著乾麵配著冰鎮滷料,膽戰心驚地繼續聽著螢幕上戀人怎麼說他。

「沒什麼啊……幹嘛特別提他……」普羅恩普特伸手拉了拉口罩上緣,透著布料悶聲地鬧彆扭:「要喜歡他我就叫他開實況,大家都去看他就好了嘛……」

一提到諾克特,普羅恩普特就想起那天發生的事情,臉頰瞬間紅熱了起來。趁著老虎鉗爬到桌前,他一把將貓撈過來,將自己的臉埋進黑嚕嚕的貓毛中,深吸幾口貓味鎮定一下心情。

在他羞愧與憤怒同時,聊天室果然刷起了一陣猜疑。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果然有關係」

「難道兩個人很熟?」

「不會變成情侶了吧」

「樓上不要亂猜!應該早就是情侶了!(X」

「請問兩位是吵架了嗎?」

「吵架?他們不是很要好嗎?」

「台主居然有女朋友了?!」

「男的也好不會懷孕」

「不對啊 台主不是前陣子才對黑貓大大花癡嗎」

「花癡你妹!」

「上面新來的吼? 台主是男的 黑貓王子也是男的啦」

「好像是耶?今天在鬧脾氣?果然有什麼吸俏!」

「蹊蹺啦幹」


諾克特嘴裡的麵一口都還來不及嚼,筷子一鬆,滷百頁就這麼軟呼呼地敲到桌沿滾到地上。

看著觀眾們止不住的猜測海,普羅恩普特似乎也沒想解釋,口罩下也看不出什麼表情,就用老虎鉗的肉球好好摸強行帶過話題,並且開始今天的槍戰遊戲實況。


諾克特放著影片任其繼續播放,他彎下身用衛生紙撿起地上的豆腐丟掉,聽著影片裡的遊戲音效與普羅恩普特對觀眾的調侃,吃飯、洗衣折衣、打掃房間、整理最近警政署的毒品防治宣導文件,試著讓自己也靜下心來,想想怎麼跟戀人道歉。

偶爾拿起手機看看簡訊欄,因為兩人並不是使用網路聊天軟體,所以諾克特不曉得普羅恩普特到底有沒有看見訊息。諾克特垂下僵硬的肩膀嘆口長氣,他猜普羅恩普特肯定覺得自己騙了。諾克特想當時要是不告訴普羅恩普特,也許現在就不會冷戰了。

踩著啪搭啪搭響著塑膠拖鞋,懷念著普羅恩普特拿給他穿的那雙毛茸茸鯨魚拖鞋,想著當時普羅恩普特的身軀是多麼柔軟炙熱,環抱著自己時是多麼誘人可愛。諾克特帶著滿滿的自責感倒坐在床上,看不見電腦螢幕上普羅恩普特的身影,只好側過身子撫摸牆上的照片。


「--啊!又死了!」影片裡傳來普羅恩普特有些急躁的聲音,「吼唷……都你們啦!問一堆問題害我都不能專心……不怪你們要怪誰!」

遊戲的聲音突然消失了,普羅恩普特氣急敗壞地說著:「不打了啦~再打下去勝率越來越低!你們要問什麼就問啦,只給你們十分鐘玩真心話!」

諾克特震驚地轉頭瞥向電腦螢幕,趁著普羅恩普特還沒有發話,連忙爬起身湊到電腦前,拉過椅子好好坐下來看看影片。

普羅恩普特右手撐著下巴,用指尖撥弄著口罩邊緣,邊看著聊天室,正在找尋適合回答的問題,「雖然是真心話遊戲,我也沒說什麼問題都回答啊!」普羅恩普特掃了一眼攝像頭,電腦前的諾克特猶如被老師緊盯的學生般正襟危坐。

不久,普羅恩普特開始回覆起他覺得能夠透露答案的問題。

「我跟黑貓?嗯,現實中認識,也見過面。」

「他的工作我不能講,但很辛苦就是了。」

「年紀?嗯……好像……跟我一樣?」

「他是男生。」

「……等下!怎麼大家都在問黑貓的事情啊?」

「不會,我跟他私底下不會互相稱呼老相好,只有在網路上。」

「當然都叫名字啊!」

「我們的關係?嗯……」


普羅恩普特頓了很久,換左手撐著下巴,思考著怎麼回答。

諾克特則眼睛為之一亮,繃起全身的神經緊張兮兮地聽著普羅恩普特即將公佈的答案。

 

「我們是……」

 

普羅恩普特話還沒來得及講完,像是看到什麼令他驚愕的東西,整個人直起腰桿,急忙收起撐住下巴的手,倉促地回應所有觀眾:「好啦!十分鐘也差不多到了,感謝各位今天的收看,都凌晨兩點了大家就早點休息早點睡覺吧!下次有機會再跟大家玩真心話,晚安晚安!我也要睡了!」


還是沒公開啊……

說得也是,畢竟普羅恩普特是知名的實況主,隨隨便便就公開自己的性向跟戀人,對他來說並不能算是件好事。

諾克特盯著影片最後的Replay鈕,心裡仍忍不住幾分落寞。

實況日期是昨天深夜,距離現在才過九個小時,諾克特好想打電話過去,也許普羅恩普特依舊不願接,也有可能打擾到他休息。

躊躇了很久,還是發了一封簡訊過去。


「我很想見你。」







- - - - -

吸貓味吐鳥毛

查看全文

四月什麼日快樂

愚人節碰到周末,於是大家有默契地在四月二日進行整人活動,只是對象從來不包括諾克提斯王子。

下課間去趟廁所回來就滿臉刮鬍泡的普羅恩普特,邊刮掉臉上與頭髮上多餘的泡沫,邊走回座位上。

「真好哪……」

「哪裡好啊!被砸得滿臉都是,等下老師看到一定會生氣的啦!」

諾克特杵著臉,從口袋裡掏出手帕遞出去。

「啊,謝謝你!」

「這三年來也只有你整過我。」

小心翼翼地用高級質地的手帕擦拭著臉頰的普羅恩普特頓了下,雙眼睜得老大望向窗外無盡天邊。

諾克特繼續說:「而且我還當真一年了。」

普羅恩普特霎時充紅了臉,嘴角勾起深而僵硬的笑容。

「該說愚人一週年愉快呢?還是--」



交往一週年愉快?






- - - - -

諾克特普羅恩普特

諾克特       ...←普羅恩普特

他們大概是這種狀態(這啥小

查看全文

午安

諾克特回家時,普羅恩普特才剛拖著倦怠又冒著騰騰熱氣的身體從浴室挪出。諾克特搖搖頭,走上前用大衣蓋住他僅著一件內褲的身子。
「啊,諾克特,歡迎回來。」普羅恩普特揉揉眼,輕輕倒在諾克特肩頸上,沒多久那呼吸聲越來越沉。
諾克特想抱抱他,但現下不行:「普羅恩普特,不穿衣服會感冒的。」
普羅恩普特的壞習慣,仗著家裡有暖氣就不好好套上衣服,諾克特真擔心哪天他開直播時扒衣脫褲。
諾克特輕聲呼喚也沒叫醒愛人,乾脆將他打橫抱起放回臥室軟綿綿的床上。
在諾克特搬來與普羅恩普特同居後,兩人才去買了張舒服的雙人床,比之前的大多了,至少能讓他們交換體位時不至於摔下去。
為愛人蓋上被子,親吻他沈重的眼皮與光潔的額頭,祝他好夢。諾克特輕手輕腳地退出房間,幫忙收拾普羅恩普特因為通宵剪片與工作,而在電腦桌前留下了一堆餅乾包裝紙,並思考著怎麼教育這個比他還不健康的愛人。

查看全文

[ 諾普諾無差別 ] 偷親你的同性朋友的極短篇

#1
上學。

「啾!」
「--幹嘛!」
諾克特睡意瞬間全消,用奇妙的眼神來回掃視身邊拿著手機攝影、差點憋不住笑意的友人。

#2
下課。

「啾!」
諾克特傻了兩秒才用力拍了旁邊拿著手機攝影還比個勝利手勢的友人。

#3
午餐。

「Ch--」
諾克特機智地夾起青椒塞住友人朝他嘟過來的嘴唇。
「還鬧啊。吃青椒。」
「嚼嚼嚼……………………啾!」
「欸你!」

#4
放學。

看到友人舉起手機,諾克特立刻丟書包瞬移。
「啊--!諾克特犯規啦!」

#5
遊戲廰。

在友人苦苦哀求下,諾克特答應幫忙夾陸行鳥娃娃。
「啾!」
諾克特手一抖,夾子抓了一把空氣。

#6
明天見。

看著友人打著想合照的名義,滿臉幸福地抱著陸行鳥大娃娃蹭了過來。
諾克特也沒想戳破他的小謊話,伸手將友人肩膀攬住。

「喀擦!」

#7

照片上一對俊俏的男孩瞪大雙眼地親吻著。





- - - - -

下禮拜要復工了很開心,然後就亂寫一通呀我。
;_;)痛得想直接再掰斷自己的手(((貓起來哭

查看全文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