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ノクプロ]心霊写真(151)

BGM請走:Sorrow Without Solace

- - - - -

諾克特將普羅普特扶起,並拔起了插在石縫的劍。

「我對不起你們……」他背對著三人,將劍緊握在手上,用指腹輕輕劃過仍然鋒利的劍刃,在上頭流下一道血痕。

「好多事情我盡力而為,卻得不到希望的結果,所有該發生的事情全亂了套,我掌握不住眾神的旨意,對未來該怎麼前進沒有把握,甚至奪走了你們的諾克提斯……」

記憶錯位、靈魂取代,諾克特也不知道原本的諾克提斯去了哪裡。他無時無刻都考慮著這件事。當原世界裡的諾克提斯消失之時,也代表著原世界裡的人將可能懷疑以前的諾克提斯根本不存在,如果否定了諾克提斯,也等同否認了自己的記憶。可他們眼前的諾克特仍確確實實地存在著。

抹掉的掩蓋的不只有原世界的人,諾克特更是在親手埋葬自己存在的痕跡,一點一點地從每個世界裡。但他從來沒有任何回頭路可走。

諾克特早懸在崖邊的心早以渴望安慰,他希望有人知道自己的存在,讓他哭訴這段無盡歲月的傷害,讓他能被承認,而不是個走過場的國王。

或許正是因為上個世界的普羅普特對他說了「我知道你就是諾克特」,是什麼樣的決心與洞察才能讓他這麼說?也許跟這毫無相關,普羅普特只是純粹憑著無私的愛與信任而脫口而出,但這無非是對諾克特最大的救贖。

如今對他們坦白了這些事情,諾克特也不打算求得原諒,他們若怨恨這突如其來的諾克特,他也欣然接受。


諾克特結束了自白,四人之間的氣氛比牢房裡空調內吹來的刺骨寒風還冷冽。

「我知道了。」

背後傳來伊格尼斯冷靜的聲音。諾克特豎起耳朵、繃緊了身軀的每根骨頭與神經,讓自己像個不動如山的雕像,期待著卻又擔心受怕。

伊格尼斯頓了許久又道,「查覺了,但不知道為什麼你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如果是你所說的轉生,那一切都明瞭了。」

這個世界存在著不可思議的水晶、魔法、使骸、六神,以及六神之上不可見的眾神。如果連路希斯歷代王的力量都能藉此儲存與繼承,那麼"輪迴轉生"也不再是不可信的謬論,如同無法安然死去的艾汀為他們證明了那些神祇的宏偉與殘酷。

他聽見伊格尼斯長嘆了口氣,「但就算如此,你仍然盡全力地用你所知道的方式守護了我們,對吧?」


手上的劍化做碎片消失,在諾克特流了血的掌心映出星辰般的微弱光輝,下一刻,顫抖的手被普羅普特蒼白的手指輕輕握住,「不管是以前的諾克特,或是現在的諾克特,你就是你,不會變的。」

如果諾克特是垂憐於他,他欣然接受,就算是只能成為朋友陪在他身邊也願意。諾克特是他生命裡唯一的光、唯一的出口,他的存在是因為諾克特,只要諾克特活著,他的心就會為他跳動每一分一秒。無論是哪個諾克特,都是普羅普特的全世界。

以前是諾克特向他伸出拯救他的手,現在他必須握住諾克特,就算會摔落黑暗的懸崖,他也不會讓諾克特一個人。就是摔碎了靈魂,也要陪在諾克特身邊,永生永世。

帶著塵埃的髮絲遮住了悄悄低下頭的諾克特的臉龐,但普羅普特知道墜落在兩人手臂上的點點冰涼是他許久以來不願掏出的真正的心。

「為什麼到現在才說呢……」格拉迪歐語氣裡帶著無奈與心疼。就算跟他說諾克特經歷了百年千年,曾經年少就死亡,也曾經活得七老八老,但在他眼裡,諾克特永遠都是比他小上幾歲、需要他們督促的傻王子。哪,現在不也是,一個人忍受了這些無法改變的事情,為他們伊歐斯的光明犧牲了幾回,數不清也講不明,不是因為諾克特不去記,而是他不願意。

「不過啊,沒差!反正哪個"諾克提斯"都是喜歡令人操心的"王子殿下"。」伸出大手揉了揉諾克特的腦袋,將他頭髮搔亂,看著諾克特變得像個小毛頭一樣,格拉迪歐才細聲道,「一直以來,辛苦你了……」



諾克特這才像個受委屈的孩子一樣,雙手摀住了臉,撕心裂肺地哭了出來。

评论(4)
热度(9)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