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ノクプロ]心霊写真(152)

冷氣口的風逐漸吹乾他臉頰與手心上的淚水,也把發紅的雙眼吹得生疼。諾克特眨了眨眼,將所有心情收回逐漸堅硬而不可摧毀的心底,「抱歉……」從乾澀的喉嚨擠出字詞,伴隨著身上的燒傷蔓延,似乎連口腔內的唾液也被燒乾了。

「走吧。」伊格尼斯沒有走上前,而是背過身去用燈照亮來路。

伊格尼斯意外的冷漠讓格拉迪歐有些驚愕,他再怎麼生氣,也從來不會這樣對待諾克特,「伊格——」格拉迪歐剛出聲就被諾克特拉住。諾克特的臉色糟透了,像個失去人生大半希望只陰陰期盼著死亡的滄桑老人。

「走……」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奪取身軀”這樣荒謬又令人可恨的事,更何況伊格尼斯跟“諾克提斯”從小就相濡以沫地成長,對“諾克提斯”感情最深的也只剩下他了。

格拉迪歐看了兩人幾眼也放棄再多說什麼,伊格尼斯的心情他無權干涉,而諾克特的事情,他不懂。

普羅普特走在三人後頭,眉頭緊皺,用力地握住右手腕,指甲嵌入皮膚內滲出血液也阻止不了,一股摧毀肌肉組織與血管的強烈腐蝕感在體內竄延著。


重新回到被許多魔導兵裝置包圍的會議廳,普羅普特用他的身份條碼成功刷開了門禁,誰都沒有出聲,諾克特率先進入破壞了魔力約制裝置。回歸的力量對夥伴來說是一大助力,但是諾克特的身體已經開始無法負荷,他必須趕快進入水晶內將精神與肉體強化。

從原路找到了通往中央升降梯的方向,必須經過一座機庫。諾克特心裡一顫,緩緩地走向出口,艾汀的聲音便在耳邊響起。

「嗨,國王,就快要到水晶了呢。這是來到這裡的獎勵,能重逢應該很開心吧?畢竟他被我改造得相當美麗呢!」

瑞布斯的模樣已經比普羅普特上次瞧見的更加嚴重,而在諾克特回憶裡,他依然是這副被病原蟲吞噬的狀態。

瑞布斯全身幾乎染黑,成了流動的令人噁心的使骸黏液,右手上握著的不曉的是誰的武器,也被黑色液體沾染附著,只剩那雙眼神裡似乎還有一些意志。

「瑞布斯……」

瑞布斯沒說話,拖著黑劍逐步走近諾克特。

諾克特下意識地將夥伴護在身後,尤其是普羅普特,他正握著諾克特的手臂直發抖。這種感覺似乎有點熟悉,就像是遇到會跟他們對談的洞窟裡的大蛇納迦。

諾克特抱著懷疑,回望了普羅普特一眼。普羅普特沒注意到諾克特的眼神,與瑞布斯由上而下的視線交錯。

氣氛僵持不下,格拉迪歐抽出大劍想橫在兩人之間時,瑞布斯張開了充滿黏液的嘴唇「諾克特……」冷灰的眼眸轉向警備的諾克特。

「……什麼?」

瑞布斯抬起已經扭曲如怪物的左手向後一指「走……嘎啊--!」諾克特還沒反應過來,瑞布斯頓時抱頭慘叫。


「這時候的慈悲也救不了任何人了。」

「可憐的王。」

艾汀的聲音像是鑽孔般穿透了普羅普特的腦袋與胸口,普羅普特雙腿一軟,胸前曾經細微的疤痕瘋狂作痛著,宛如被一把刀狠狠插入,留下深刻的痛苦。忍不住握住胸前衣襟蹲了下來。腦海裡彷彿有千千萬萬個自己在交談,吵雜混亂,有愉悅、憤怒、悲傷與隱忍,每一個情緒被艾汀的聲音串起,在他耳邊不斷盤旋,最後像泡進了水裡,慢慢變得朦朧不清,只剩下大海的沉寂。

而深藏在瑞布斯體內,屬於艾汀的血液終將他制約住,失去了屬於人類的意識,讓他成為一隻只知道揮舞劍刃的怪物。

评论(2)
热度(3)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