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安

諾克特回家時,普羅恩普特才剛拖著倦怠又冒著騰騰熱氣的身體從浴室挪出。諾克特搖搖頭,走上前用大衣蓋住他僅著一件內褲的身子。
「啊,諾克特,歡迎回來。」普羅恩普特揉揉眼,輕輕倒在諾克特肩頸上,沒多久那呼吸聲越來越沉。
諾克特想抱抱他,但現下不行:「普羅恩普特,不穿衣服會感冒的。」
普羅恩普特的壞習慣,仗著家裡有暖氣就不好好套上衣服,諾克特真擔心哪天他開直播時扒衣脫褲。
諾克特輕聲呼喚也沒叫醒愛人,乾脆將他打橫抱起放回臥室軟綿綿的床上。
在諾克特搬來與普羅恩普特同居後,兩人才去買了張舒服的雙人床,比之前的大多了,至少能讓他們交換體位時不至於摔下去。
為愛人蓋上被子,親吻他沈重的眼皮與光潔的額頭,祝他好夢。諾克特輕手輕腳地退出房間,幫忙收拾普羅恩普特因為通宵剪片與工作,而在電腦桌前留下了一堆餅乾包裝紙,並思考著怎麼教育這個比他還不健康的愛人。

评论(2)
热度(5)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