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發生活日常
今天坐博愛座被旁邊也坐博愛座的老伯用奇怪眼神掃視。下車時還被問:你要下車了嗎?

簡直變態。

不管基於何種原因,只要需要就請坐下,並且在必要時禮讓。這是現代對博愛座的定義。

其實我也沒什麼原因,我看起來很正常,手上的傷口也恢復得八成了,只是今天做完復健後右手特別不舒服,根本無法站著拉拉環才坐下。

如果每個人坐下都需要一個講得出口與表徵明顯的理由,那博愛座的用意就被扭曲了。

如果那個老伯不是因為覺得“我年紀輕輕看起來很健康不需要坐博愛座”而掃視我……

那他就真的是個變態!

评论
热度(1)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