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與騙子01

跟前輩兩人一組作夜間巡察,氣溫還不算低,但因為濕度太高而顯得寒風刺骨。諾克特戴正了警帽,用大衣將自己包緊,每顆釦子都釦得確實才坐進警車。

「哈!你是肉粽嗎!」
諾克特斜眼看著前輩。
前輩將車子開出警局,邊調整後照鏡邊問:「肉粽你平常體溫不是都滿高的?」
肉粽兇狠狠地回應:「我體溫高不代表不怕冷!」然後按下暖氣開關。

巡邏區域是固定的,熟門熟路地鑽進每條巷子,再順著路出到幹道上。開車的前輩是警局十二年的小老鴿,為人開朗健談,資歷豐富又喜歡照顧人,帶著諾克特這個不愛混關係又還沒滿半年的菜菜鴿剛好。

所以諾克特很放心地將工作交給前輩,放鬆身體滑進椅子。要不是綁著安全帶,估計要溜到車椅下了。

前輩笑了笑,問起諾克特的事:「你之前住的地方也離這裡滿遠的,怎麼會選擇來我們這間小鴿子窩啊?」

諾克特剛來的時候他就被安排照料他,所以他從上級長官那裡聽說了關於諾克特的事情。起初還以為是個只會靠父母走後門的孩子,但這幾個月的相處之下才慢慢見識到諾克特過人之處。好吧,如他預料嘴巴很壞,可是意外的心細又溫柔。

停紅燈時瞥了一眼舒舒服服躺在椅子裡眼睛快闔上的諾克特,伸手捏了他臉頰一把:「該不會是為了誰——」

諾克特立刻拍掉前輩在他臉上作怪的手,「冷死了!才不是為了誰搬來的!」臉頰被捏出一個紅印,頗有害羞的感覺。

「哦~是喔~」前輩裝可愛的嘟起厚實的嘴唇,一個三十來歲的大男人做起這動作有些好笑。

諾克特看著前輩專心開車的側臉,坐起身子,靠在充滿霧氣的窗邊不發一語。

距離他成為正職鴿子的六年前,他在網路上認識了一個男性實況主,一頭漂亮的金色短髮,皮膚白皙,俏皮的嗓音,眉毛上有一顆痣,卻總是戴著黑色口罩,不以真面目示人,只能從邊緣看見他臉頰上有一片雀斑。雖然只能看見眼睛,但那雙漂亮精緻藍水晶般的眼眸像是會說話一樣,眼角一勾微微一瞇就讓人醉心。

他是個混血兒,會三四種語言,興趣是打電玩,偶爾打輸遊戲會跟觀眾抱怨或撒嬌,用上好聽的外語口音,誰都會想讓他贏幾次。

有時候會臨時直播起生活日常,例如購物、散步、跟他養的黑貓一起玩逗貓棒……

本來只是因為他玩了一款諾克特有些關注的遊戲,不知不覺卻吸引了諾克特繼續觀察這位實況主。他開始從潛水觀眾當起了話佬,總是在聊天室裡發起各種話題試圖引起實況主的注意,連帳戶名稱也改成了「黑貓王子」。實況主有注意到這位話佬觀眾,也笑過他是不是專門做快遞的。

逐漸地兩人互動多了,也開始互相吐槽,諾克特花了不少錢訂閱並送禮物給他,聽到實況主害臊的說謝謝他,諾克特也會在螢幕後臉紅著打出「謝什麼謝啊!」的字樣,讓實況主笑開懷,並且讓諾克特指定下一款實況的遊戲。

兩人在網路上認識到熟識花了兩年,對諾克特來說這兩年他耗費許多心思,但一想到實況主在玩遊戲時偶爾會提起他,諾克特就心花怒放。這顯得他比別的觀眾還要特殊,實況主的心也有一部份放在他身上。

於是諾克特重新追溯實況主以前發過的日常影片,從裡頭的街角巷口找到蛛絲馬跡,漸漸篩選出實況主可能居住的地區。

可是這太像變態了。

諾克特撓破腦子,他可不想被對方知道自己做這種事情只為了想製造巧遇。於是他異想天開地去考了警校,成為人民保母,充滿正義感的警鴿。

「肉粽,你再戳下去就要把窗戶戳破了,到時候拿你手指堵破洞喔!」

「你才肉粽!」

「我現在是比你瘦的肉粽,包的還是精瘦肉!」

「肥肉!」

兩人一來一往的嘴砲之時,前輩突然緊急剎車,諾克特正破口一句「去你的端午節!」岔了高音,才想噴出國罵,前輩神情緊張地解開安全帶並催促著諾克特:「快下車!路上好像躺著個人!」



tbc

- - - - -

我到底在幹嘛阿!!!(核爆

评论(12)
热度(12)
© 橋岡 | Powered by LOFTER